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70

2019-08-01 点击:1356


  阿彩一夜几乎没有合眼,因为白天她去过工厂一趟的,看到工厂里只有五、六个工人在车间,有的在干活,有的在玩手机,她觉得这个工厂应该是没有什么前途。因为这个工厂全部是丈夫在管理,故她也不便说什么。

  只是她心里滋生了一种担忧。

  叶老五却心知肚明,他想柳一花很可能会来电话,所以夜里他把手机关掉的。果然,8点许,他起床打开手机便有了柳一花的短消息,她说:“我现在是你的人了,我想嫁给你!”

  他躲在卫生间给她回信道:“谢谢你给我的温柔,我一定会娶你的,你放心!”

  “昨晚我与父亲吵架了,他非得要我找对象,还要领我去派出所找工作,他说工作都讲好了,而我不想让他包办我的一切,我的命运要自己掌握!”

  “你做得对,这样吧,你快点过来,你不工作,我也可以养活你!”

  “我知道你是老板,但我想自食其力!”

  “没关系,如果来我这里,能找到工作很好,不能找到工作,我就包养你。”

  “我可不是小三,不要你包养啊?”

  “就是这个意思,我可以让你过上你想要的幸福日子。”

  “好的,过几天我就去!”

  “你不来,我也等待!”

  他想金屋藏娇,再娶一个妻子。

  他在卫生间里又待了二十多分钟,阿彩觉得他行色有点鬼鬼祟祟,但她压根儿没有想到他在着手准备娶第二个老婆。

  虽说昨夜两个人闹了一点不愉快,但阿彩仍然为他准备好了一份早点,一只肉馒头,还有一碗粥。可他看了看那个早点,没有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上午9时,柳一花想出门,被父亲叫住了,结果她与父亲老柳又争论起来了。

  老柳说:“别人家要想进派出*挤开头颅都进不去,我好不容易给你找到一份工作,你为什么不愿意呢?过了这个村便没有那个店,这个道理你懂不懂,你也得体谅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

  “我对你说过的,我不回来工作。”

  “你回来工作,一家人团聚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才不想回这种穷地方工作。”

  “你说什么?因为穷,所以需要你们这一代人努力改变啊!”

  “你与妈妈改变了一生一世,还不是如此穷苦模样。”

  父亲不让女儿,女儿也不让父亲,谁也不让谁,而柳一花的母亲站在旁边也时不时地对柳一花说,叫她听听父亲的话,脾气不要太倔,再说你回来工作,又在老家结婚生子,这样便是两全其美。

  柳一花甩甩肩膀对母亲说,你不要说了,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她的这一句话,惹得她母亲眼圈都红了。

  “你不去派出*工作,也可以,那么我想问问你,你对自己的工作有何打算?我也愿意听听你的意见,你说给我听听。”老柳见硬上不行,又换着商量的口吻对她说。

  他不知道他的女儿已与他人私定终身了。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与一个有妻室的男人发生性关系了,那他一定气得吐血。当然,这是老柳老夫妻俩不知道的故事。

  柳一花说:“我有好几个同学都留在苏城那里找工作,那里比老家生活水平高,我不想回到老家找工作。”

  老柳不语,陷入深思。

  柳一花又说:“有一家很大的公司,那个老总我认识,他答应招聘我去工作的,所以我想去试试看。”她说的那家大公司不是指的别人,而是叶老五,但她并不清楚他的公司又多大,这只是她的一种道听途说吧。

  “你到派出*工作是一件很有把握的事,因为我与派出*领导都讲好了,你回到上大学的地方,那个工作有没有讲好呢?不讲好,不要做两边不着落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老柳说,他神色低迷。

  “爸爸,我已经与有关人员讲好了,这个请爸爸妈妈绝对放心!女儿不会做让父母不放心的事情,不会让父母亲对我失望的。”柳一花蛮有自信地说,她心里相信着叶老五,相信着她美好的爱情与未来!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42.9

  2019.07.29 02:52

  字数 1377

  阿彩一夜几乎没有合眼,因为白天她去过工厂一趟的,看到工厂里只有五、六个工人在车间,有的在干活,有的在玩手机,她觉得这个工厂应该是没有什么前途。因为这个工厂全部是丈夫在管理,故她也不便说什么。

  只是她心里滋生了一种担忧。

  叶老五却心知肚明,他想柳一花很可能会来电话,所以夜里他把手机关掉的。果然,8点许,他起床打开手机便有了柳一花的短消息,她说:“我现在是你的人了,我想嫁给你!”

  他躲在卫生间给她回信道:“谢谢你给我的温柔,我一定会娶你的,你放心!”

  “昨晚我与父亲吵架了,他非得要我找对象,还要领我去派出所找工作,他说工作都讲好了,而我不想让他包办我的一切,我的命运要自己掌握!”

  “你做得对,这样吧,你快点过来,你不工作,我也可以养活你!”

  “我知道你是老板,但我想自食其力!”

  “没关系,如果来我这里,能找到工作很好,不能找到工作,我就包养你。”

  “我可不是小三,不要你包养啊?”

  “就是这个意思,我可以让你过上你想要的幸福日子。”

  “好的,过几天我就去!”

  “你不来,我也等待!”

  他想金屋藏娇,再娶一个妻子。

  他在卫生间里又待了二十多分钟,阿彩觉得他行色有点鬼鬼祟祟,但她压根儿没有想到他在着手准备娶第二个老婆。

  虽说昨夜两个人闹了一点不愉快,但阿彩仍然为他准备好了一份早点,一只肉馒头,还有一碗粥。可他看了看那个早点,没有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上午9时,柳一花想出门,被父亲叫住了,结果她与父亲老柳又争论起来了。

  老柳说:“别人家要想进派出*挤开头颅都进不去,我好不容易给你找到一份工作,你为什么不愿意呢?过了这个村便没有那个店,这个道理你懂不懂,你也得体谅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

  “我对你说过的,我不回来工作。”

  “你回来工作,一家人团聚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才不想回这种穷地方工作。”

  “你说什么?因为穷,所以需要你们这一代人努力改变啊!”

  “你与妈妈改变了一生一世,还不是如此穷苦模样。”

  父亲不让女儿,女儿也不让父亲,谁也不让谁,而柳一花的母亲站在旁边也时不时地对柳一花说,叫她听听父亲的话,脾气不要太倔,再说你回来工作,又在老家结婚生子,这样便是两全其美。

  柳一花甩甩肩膀对母亲说,你不要说了,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她的这一句话,惹得她母亲眼圈都红了。

  “你不去派出*工作,也可以,那么我想问问你,你对自己的工作有何打算?我也愿意听听你的意见,你说给我听听。”老柳见硬上不行,又换着商量的口吻对她说。

  他不知道他的女儿已与他人私定终身了。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与一个有妻室的男人发生性关系了,那他一定气得吐血。当然,这是老柳老夫妻俩不知道的故事。

  柳一花说:“我有好几个同学都留在苏城那里找工作,那里比老家生活水平高,我不想回到老家找工作。”

  老柳不语,陷入深思。

  柳一花又说:“有一家很大的公司,那个老总我认识,他答应招聘我去工作的,所以我想去试试看。”她说的那家大公司不是指的别人,而是叶老五,但她并不清楚他的公司又多大,这只是她的一种道听途说吧。

  “你到派出*工作是一件很有把握的事,因为我与派出*领导都讲好了,你回到上大学的地方,那个工作有没有讲好呢?不讲好,不要做两边不着落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老柳说,他神色低迷。

  “爸爸,我已经与有关人员讲好了,这个请爸爸妈妈绝对放心!女儿不会做让父母不放心的事情,不会让父母亲对我失望的。”柳一花蛮有自信地说,她心里相信着叶老五,相信着她美好的爱情与未来!

  阿彩一夜几乎没有合眼,因为白天她去过工厂一趟的,看到工厂里只有五、六个工人在车间,有的在干活,有的在玩手机,她觉得这个工厂应该是没有什么前途。因为这个工厂全部是丈夫在管理,故她也不便说什么。

  只是她心里滋生了一种担忧。

  叶老五却心知肚明,他想柳一花很可能会来电话,所以夜里他把手机关掉的。果然,8点许,他起床打开手机便有了柳一花的短消息,她说:“我现在是你的人了,我想嫁给你!”

  他躲在卫生间给她回信道:“谢谢你给我的温柔,我一定会娶你的,你放心!”

  “昨晚我与父亲吵架了,他非得要我找对象,还要领我去派出所找工作,他说工作都讲好了,而我不想让他包办我的一切,我的命运要自己掌握!”

  “你做得对,这样吧,你快点过来,你不工作,我也可以养活你!”

  “我知道你是老板,但我想自食其力!”

  “没关系,如果来我这里,能找到工作很好,不能找到工作,我就包养你。”

  “我可不是小三,不要你包养啊?”

  “就是这个意思,我可以让你过上你想要的幸福日子。”

  “好的,过几天我就去!”

  “你不来,我也等待!”

  他想金屋藏娇,再娶一个妻子。

  他在卫生间里又待了二十多分钟,阿彩觉得他行色有点鬼鬼祟祟,但她压根儿没有想到他在着手准备娶第二个老婆。

  虽说昨夜两个人闹了一点不愉快,但阿彩仍然为他准备好了一份早点,一只肉馒头,还有一碗粥。可他看了看那个早点,没有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上午9时,柳一花想出门,被父亲叫住了,结果她与父亲老柳又争论起来了。

  老柳说:“别人家要想进派出*挤开头颅都进不去,我好不容易给你找到一份工作,你为什么不愿意呢?过了这个村便没有那个店,这个道理你懂不懂,你也得体谅体谅父母的良苦用心。”

  “我对你说过的,我不回来工作。”

  “你回来工作,一家人团聚又有什么不好呢?”

  “我才不想回这种穷地方工作。”

  “你说什么?因为穷,所以需要你们这一代人努力改变啊!”

  “你与妈妈改变了一生一世,还不是如此穷苦模样。”

  父亲不让女儿,女儿也不让父亲,谁也不让谁,而柳一花的母亲站在旁边也时不时地对柳一花说,叫她听听父亲的话,脾气不要太倔,再说你回来工作,又在老家结婚生子,这样便是两全其美。

  柳一花甩甩肩膀对母亲说,你不要说了,你们就当我死了吧。

  她的这一句话,惹得她母亲眼圈都红了。

  “你不去派出*工作,也可以,那么我想问问你,你对自己的工作有何打算?我也愿意听听你的意见,你说给我听听。”老柳见硬上不行,又换着商量的口吻对她说。

  他不知道他的女儿已与他人私定终身了。如果他知道他的女儿与一个有妻室的男人发生性关系了,那他一定气得吐血。当然,这是老柳老夫妻俩不知道的故事。

  柳一花说:“我有好几个同学都留在苏城那里找工作,那里比老家生活水平高,我不想回到老家找工作。”

  老柳不语,陷入深思。

  柳一花又说:“有一家很大的公司,那个老总我认识,他答应招聘我去工作的,所以我想去试试看。”她说的那家大公司不是指的别人,而是叶老五,但她并不清楚他的公司又多大,这只是她的一种道听途说吧。

  “你到派出*工作是一件很有把握的事,因为我与派出*领导都讲好了,你回到上大学的地方,那个工作有没有讲好呢?不讲好,不要做两边不着落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老柳说,他神色低迷。

  “爸爸,我已经与有关人员讲好了,这个请爸爸妈妈绝对放心!女儿不会做让父母不放心的事情,不会让父母亲对我失望的。”柳一花蛮有自信地说,她心里相信着叶老五,相信着她美好的爱情与未来!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