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古言:上一世虐杀她的仇敌,如今听到她的名字就抖若筛糠

2019-08-09 点击:810


  2019-08-06 16:18:50 张科学的故事

  

  摘要

  重生之前,她是最不受宠的林家废女,唯唯诺诺的生命中唯一的荣光是嫁给四皇子为妃。

  可是一世隐忍,却因怀璧之罪,遭受无妄之灾!

  重生之后,她自请退婚,从林家废女到帝王都奉若明珠的惊世红颜。

  上一世将她虐杀的仇敌,听到林清绾三个字就抖若筛糠!

  

  精彩尝鲜

  午时三刻。

  林清绾被绑在城楼的柱子上,那些所谓的罪行被昭告天下,城楼下都是些看热闹的百姓,指着她破口大骂。

  “行刑——”太监尖利的嗓音响起,林清绾闭了闭眼,再睁开已是满目坚定。

  “林清绾,如今你死到临头,有件事我也不瞒着你了。成婚之夜与你苟合的另有他人,这野种也不是我的。”

  闻言,她睁大眼睛看着吕显,似乎有些不信。

  “呵,那人是楚家嫡次子楚夫晏,被昭和公主下了药,便直接便宜你了。其实,你落到如此田地,该怪的是你娘亲,若不是她一直不肯现身,你又何必过得猪狗不如呢。”

  话如惊雷,林清绾眨了眨眼睛,发现已经干涸流不出泪来。突然,她勾起唇角,笑了出来。

  残破的嗓子配上用尽全力的笑声,在城楼回荡,瘆人极了。

  不知她笑了多久,张口呕出一口鲜血,气绝了,到死也盯着吕显,不肯瞑目。

  那一日,东嘉京城罕见地下了六月飞雪,有幸见到那场酷刑的人都纷纷议论,称林清绾一案必有冤情。

  冷......

  冷的刺骨.....

  林清绾浑浑噩噩地睁开双眼,被明晃晃的烛火闪了眼。

  “小姐,你可算醒了,真的吓死奴婢了!”

  小丫鬟梳着双髻,满脸清泪,赫然是前世惨死的铜雀!

  林清绾往后缩了一下,惊骇道:“铜雀?你...你怎么没去投胎?!”

  铜雀破涕为笑:“小姐你说什么傻话呢,奴婢好端端的活人为何要投胎。”

  活人?林清绾有些迷糊,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温暖的触感吓了她一跳。

  “真是活人...怎会这样....铜雀,现在是什么年份?”她殷切问道。

  铜雀起身倒了杯茶水:“现在是固元四十一年啊,小姐你不会被四小姐打傻了吧?”

  四十一年?四小姐?林清绾心中升起了一个奇异的想法:莫非上天怜我,竟让我重生了?!

  林清绾环顾四周,她破败的房间挂着少得可怜的红绸,而平时几乎家徒四壁的清秋苑,现在也搬入了一些半旧不新的旧家具。

  而这一少的可怜的旧物,是上一世她嫁入王府之前,林府才搬入清秋苑装点门面的,她还记得就是这些连林府下人都看不了几眼的桌椅,还引得林静怡大发脾气,说她一条送人的狗,不值得浪费林府的好东西!

  “铜雀,明日可是我成亲的日子?”她进一步求证道。

  提起这事,铜雀就高兴得不得了:“是啊,小姐,等咱们去了四皇子府,就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

  这回她没再说话了,是了,固元四十一年,她大婚前夜曾被林静怡鞭打引发高热,以至于直到上花轿的时候还意识不清.......

  思及此,她瘫坐在床上还有些难以置信,忽然,她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感证明这不是一场梦。

  铜雀见此吓坏了,连忙上前:“小姐这是怎么了?”

  林清绾却不管不顾地抱住她痛哭起来,前世种种还历历在目,犹如昨日,空荡荡的肚子提醒她,那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小家伙,已经魂灭前世了。

  铜雀不知如何劝慰,只当她是被四小姐欺负的狠了,便拍着她的背哄着。

  她在铜雀的怀中死死咬着手腕:‘吕显,婉嫔,林峰....世事难料,我林清绾既然死而复生,这一世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以报我和我孩儿之仇!’

  林清绾狠狠的咬着牙,让自己颤抖绝望的情绪一点一点熄灭。

  再眨了眨,本总是怯懦躲闪的眼神一点一点的沉静,再抬眼她的眼中只有一片让人忽而不敢对视的清明。

  好一会,她静静抬头,对铜雀道:“去把芬儿唤来。”

  不多时,一个穿红着绿,颇为俏丽的丫鬟走了进来,也是前世被囚禁时她才得知,这芬儿乃是林静怡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

  “大小姐,可有事吩咐?”

  林清绾盯着她的发顶,若非重生,怎么也不会相信平日里谨言慎行,事事妥当的芬儿,是个背主的奴才。

  “没事,只是昨日那林静怡竟敢欺负到我头上来,我实在是气不过,你可有什么好法子,整治她一番?”

  芬儿眼珠子提溜直转,讨巧道:“大小姐何必与她置气,左右明日您也是皇室的人了。”

  林清绾好似心下熨帖,得意道:“那是,一个庶出的蹄子,等我嫁进四皇子府,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要歇息了。”

  芬儿又行了一礼,低眉顺眼地离开了,只是出了这清秋院便抬腿往林静怡的院子去了。

  林清绾在这清秋苑信步,以前她也会觉得这清秋苑很是简陋,但是经历了大半年的暗无天日的地牢,现在的清秋苑随意的扫过几眼,都让她觉得热泪盈眶!

  另外一边,铜雀已经为林清绾铺好了床褥:“小姐,明日起的早,快些休息吧。”

  她没说话,只是盯着这个从小陪伴她的挚友,良久才道:“铜雀,你当真觉得嫁给四皇子就能有好日子吗?你就从来也没怀疑过,堂堂皇子为何要娶我这样名声有失的女子为正妃?”

  话落,内室鸦雀无声,烛火跳了一下,铜雀没敢吱声,也不知道林清绾是问她还是问自己。

  

  林清绾一勺一勺的舀着百合羹,瓷勺与碗盏发出一声一声的轻微脆响,但就是不见林清绾有入口的意思。

  “不说我是林家小姐,明日我就嫁入王府,如果这个时候我大闹吃食有异,人脏具在,父亲彻查,你说谁会保下你?”

  她怎么知道食物被下了药?

  更重要的是,她一言点出,她不仅仅是林家无人问津,连长脸一点的丫鬟都不如的废物小姐,而是即将嫁入王府的准王妃,虽然相传四皇子根本没有把她当回事,但是准王妃一旦出了差池,林家为了皇家颜面,也会大肆彻查!

  “或者就算你的四小姐愿意保下你,你猜父亲大人会大义灭亲,还是惩戒下人的不忠不义?”林清绾巧笑倩兮,眸中却藏着冰冷。

  这一句则是直接击穿了芬儿的侥幸,只要林清绾拿手中的粥说事,她就毫无生机!

  噗通一声,芬儿跪在地上:“...都是四小姐指使的,而且今晚,四小姐还让奴婢在羹里下药,将您迷晕送出府,明日再指证您与人私奔,这样您就百口莫辩了。”

  林清绾轻笑了一声,果不出她所料,林静怡此人,睚眦必报,前世因着那顿鞭打使她消了气,这才给了林清绾平安上花轿的机会。

  但是她三日回门,就用了这样的阴毒的手段,林府大乱,也是从那个时候,她跟吕显勾搭成奸。

  而今生,她故意透露给芬儿那串话,就是为了激起林静怡的怒火,果然,她的下作手段也跟上一世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你还等什么?还不去准备马车,将中了迷药的我,送出府去....”

  “什么?”芬儿抬头不可置信看着她。

  她招招手,芬儿连忙凑过去,越听越心惊,出了一身冷汗,她隐隐有种预感,这大小姐好像从眼神到心机都不一样了……

  芬儿咬着唇,郑而重之地行了礼,她恭敬道:“是,小姐,奴婢一定办妥当。”

  待她出去后,铜雀傻傻地从屏风后走出来,“小姐.....”

  “铜雀,”她止住了她的话,“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有时间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当务之急,是万万不能入四王府,这一点我还需要你帮我。”

  “是,铜雀愿为小姐分忧!”

  翌日,天光还没亮,林家就忙活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负责打点的喜婆进了闺房却没见到人影,只有一个小丫鬟被打晕在地。

  声音焦躁的从闺房传来,喜婆心惊胆战的走了出去。

  远在兰春苑的林静怡得到信后,冷冷一笑,对着心腹使了个眼色。

  又过了一个时辰,本应该是上花轿的吉时,可林家人在正厅齐聚一堂,上位的是老太爷和老夫人,左侧是林峰和夫人蒋怡,右侧是各位小姐少爷。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那个丫鬟呢,带上来。”兹事体大,先开口的是林峰,林家大房独大,遇见事也多是他负责应对。

  不一会就有两个婆子押着铜雀来到厅上,林峰横眉冷竖,不怒自威:“说,你家大小姐去哪了?”

  “回大爷,奴婢……奴婢不知道大小姐去哪了,昨夜只记得在给大小姐铺床,然后...被打了一下,奴婢就晕过去了……”

  铜雀泪眼汪汪,脸色一片苍白,好似绞尽脑汁在回忆。

  林峰捏住椅子的手紧了一下,眼看着四皇子派的接亲仪队就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倘若交不出人来,这可会牵连到他们整个林家!

  就在这时,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噗通跪倒在地,神色极其慌张嚷嚷着:“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林峰眼一斜就让人将她抓到眼前:“你知道什么快说!不然定要治你个欺下瞒上的罪!说!”

  丫鬟隐晦地看了林静怡一眼,一嗓子哭出来:“回禀大爷,昨夜奴婢看见大小姐和一个男子,出府去了.....”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小姐们头一次知道这种事,都窃窃私语起来。

  大夫人坐在一边,眼睛放光,本来她就不愿那个贱蹄子嫁进皇室,这下好了,一个与人私奔的贱人,别说皇室,就是别的好人家也不会要她!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此事可当真?!”林峰提起那丫鬟吼道,青筋都爆了出来。

  “回大爷,奴婢万万不敢撒谎啊。”

  再想起,铜雀所说被人打晕,这下所有人都信了林清绾是与人私奔。

  “家门不幸啊!”老夫人面容平和可眸中藏了抹狠辣。

  “父亲,当务之急,儿臣先进宫请罪,另外再派人将那不孝女寻回来。”林峰朝老太爷请示道。

  “去吧,记着,就是要折了这个女儿,也一定要让陛下满意。”

  老太爷随意的摆摆手,面上并无波澜,仿佛是在说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事已至此,林静怡满面得意,她是林锋最宠爱的女儿,但毕竟是庶出,林峰再是宠爱,出入皇家园林参加贵胄宴席的也不是她,好不容易她跟着父亲去了一趟上林苑,对风流倜傥的四王子是一念钟情。

  各种情波暗递以后,一朝皇榜,吕显要娶的人竟然是那个草包!这让她怎么烟得下这口气,所以,自从知道林清绾是四王妃以后,林静怡是从本来的处处刁难,简直变成了极尽凌辱!

  退到一旁的铜雀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心也越来越冷,真是难怪自家小姐,会如此殚精竭虑。

  话说林清绾这边,昨夜出了府便寻了处客栈一夜好眠。

  “小姐,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芬儿一路看着林清绾的手段,发现这大小姐一路筹划,毫无惊慌之色,坐观林府上下混乱一团,但林清绾像是出游一般的闲情。

  经过上一世,身心凌辱,骨肉剥离的痛苦,林清绾现在看着阳光都像是凝视深渊,现在所谓的各方骚乱都不堪一晒。

  “四小姐不是要寻个男人嘛?你看,那可是四皇子接亲的队伍,还不快去给我寻个好男人。”倚在窗边,她捻起一块桂花糕,老神在在道。

  芬儿心慌慌的看着她:“奴婢一介女流,怎么弄倒那身强力壮的侍卫啊。”

  林清绾睨了她一眼,满不在乎的笑着:“你那不是还有上等的蒙汗药吗?再说了你这般姿色,对付一个普通侍卫还不手到擒来?”

  芬儿只好领命下去,心里却越发惧怕她的手段了,相比起来,那四小姐果真是上不得台面。

  不大一会,她就从领着一个色眼眯眯的侍卫进了房间,还没等他说话,就撒了蒙汗药。

  “做的不错,”林清绾拍拍芬儿的肩膀,将侍卫的佩刀一把抽出,随后扬了扬手中佩刀,嘴角微微上扬。

  “小姐要杀了他!”芬儿下意识的领悟,脸色惨白,但是倒也镇定。

  林清绾摇摇头,拿起刀对着大腿狠狠划了一刀,瞬间鲜血直流,紧接着对着肩膀又是一道,芬儿看傻了眼,可她竟一声未吭。

  “小姐!”芬儿厉叫了一声。

  “去给我准备止血的药来,无需担心,只是些皮外伤,根本不碍事。”

  半个时辰后,林清绾简单处理好了伤口,便养精蓄锐起来,一会还有场硬仗要打。

  夕阳西下,林家的灯笼红绸都被扯在地上,偌大的府邸没有半点响动。

  林清绾带着芬儿和被绑起来的侍卫走进大门的时候,管家惊的下巴都掉了。

  直到进了正厅,她才明白今日为何如此安静。

  “臣女林清绾,见过陛下,见过婉嫔娘娘,见过四皇子。”

  她无视林家一干人见了鬼的表情,跪下行礼道。

  “孽女,你还敢回来!”林峰见了她,直接站起身来破口大骂,却被东嘉帝拦了下来。

  “林清绾,朕问你,大婚之日,去何处了?”不是他不心疼自己儿子,只是这小姑娘面色惨白,身上还血迹斑斑,实在不像私奔的人。

  林清绾嘴一撇哭了起来:“陛下,陛下为臣女做主!臣女昨夜本满心欢喜等着吉时,可却被人打晕,再次醒来时已经在马车上了。”

  说到这,她停了一下,看了眼满脸紧张的林静怡,只见林静怡的双手交缠着丝帕。

  “那打晕臣女驾马车的人,竟是四皇子的侍卫,说是奉了四皇子的命要取臣女性命,好在臣女的丫鬟聪敏,偷袭打晕了他,才得以逃脱……”

  话音刚落,吕显便怒气冲冲地吼道:“放肆!本皇子为何要取你性命?你娘和我母妃是故交,我与你更是青梅竹马,否则又怎会定下婚约?”

  东嘉帝在林清绾解释原因的一瞬间眸子就骤然收紧,听得吕显的解释,眼神更见阴沉,看着林清绾像是一个暂时不能赶下去的小丑。

  但是林清绾却极其镇定:“臣女也不明白啊,那侍卫说是四皇下您心有所属,但母命难违,只好让我这正妃婚前暴毙……”

  这话说的诛心,吕显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刚想开口却被婉嫔按住,她美目微眯,笑意盈盈道:“既然清绾这样说,臣妾相信她不会说谎,只是不知是不是背主的奴才在作祟捣鬼呢?”

  东嘉帝也抬抬手,命人泼醒了那侍卫,可惜芬儿药量下的重,此时那侍卫已经意识不清,口齿流涎了。

  “哼,这下可以说是死无对证,还不是任凭你们主仆二人空口白牙的泼脏水。”吕显冷声说道,甩了下衣袖。

  林清绾看透了他眸中的嫌恶,前世自己得有多傻才能相信他是爱自己。

  “好了,此事剪不断理还乱,依朕看应是有什么误会,但丑闻已出,你们二人的婚约便作罢吧。”

  东嘉帝本就不满意林清绾这个儿媳,虽说是林家女,却没有宠爱,自家皇儿再不好,也不是这般女子能配的上的。

  “陛下!”婉嫔有些着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她并非宠妃,东嘉帝也懒得跟她说,与林峰寒暄起来。

  而跪在下首的林清绾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东嘉一直有句俗话,说是一龙两蛇,皆藏帝京,这龙是指皇室,而蛇便是权倾朝野的林家和楚家了,纵使是天子,也不会得罪这样的重臣之女,哪怕是个不受宠的嫡女。

  

  后续↓

  

  摘要

  重生之前,她是最不受宠的林家废女,唯唯诺诺的生命中唯一的荣光是嫁给四皇子为妃。

  可是一世隐忍,却因怀璧之罪,遭受无妄之灾!

  重生之后,她自请退婚,从林家废女到帝王都奉若明珠的惊世红颜。

  上一世将她虐杀的仇敌,听到林清绾三个字就抖若筛糠!

  

  精彩尝鲜

  午时三刻。

  林清绾被绑在城楼的柱子上,那些所谓的罪行被昭告天下,城楼下都是些看热闹的百姓,指着她破口大骂。

  “行刑——”太监尖利的嗓音响起,林清绾闭了闭眼,再睁开已是满目坚定。

  “林清绾,如今你死到临头,有件事我也不瞒着你了。成婚之夜与你苟合的另有他人,这野种也不是我的。”

  闻言,她睁大眼睛看着吕显,似乎有些不信。

  “呵,那人是楚家嫡次子楚夫晏,被昭和公主下了药,便直接便宜你了。其实,你落到如此田地,该怪的是你娘亲,若不是她一直不肯现身,你又何必过得猪狗不如呢。”

  话如惊雷,林清绾眨了眨眼睛,发现已经干涸流不出泪来。突然,她勾起唇角,笑了出来。

  残破的嗓子配上用尽全力的笑声,在城楼回荡,瘆人极了。

  不知她笑了多久,张口呕出一口鲜血,气绝了,到死也盯着吕显,不肯瞑目。

  那一日,东嘉京城罕见地下了六月飞雪,有幸见到那场酷刑的人都纷纷议论,称林清绾一案必有冤情。

  冷......

  冷的刺骨.....

  林清绾浑浑噩噩地睁开双眼,被明晃晃的烛火闪了眼。

  “小姐,你可算醒了,真的吓死奴婢了!”

  小丫鬟梳着双髻,满脸清泪,赫然是前世惨死的铜雀!

  林清绾往后缩了一下,惊骇道:“铜雀?你...你怎么没去投胎?!”

  铜雀破涕为笑:“小姐你说什么傻话呢,奴婢好端端的活人为何要投胎。”

  活人?林清绾有些迷糊,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温暖的触感吓了她一跳。

  “真是活人...怎会这样....铜雀,现在是什么年份?”她殷切问道。

  铜雀起身倒了杯茶水:“现在是固元四十一年啊,小姐你不会被四小姐打傻了吧?”

  四十一年?四小姐?林清绾心中升起了一个奇异的想法:莫非上天怜我,竟让我重生了?!

  林清绾环顾四周,她破败的房间挂着少得可怜的红绸,而平时几乎家徒四壁的清秋苑,现在也搬入了一些半旧不新的旧家具。

  而这一少的可怜的旧物,是上一世她嫁入王府之前,林府才搬入清秋苑装点门面的,她还记得就是这些连林府下人都看不了几眼的桌椅,还引得林静怡大发脾气,说她一条送人的狗,不值得浪费林府的好东西!

  “铜雀,明日可是我成亲的日子?”她进一步求证道。

  提起这事,铜雀就高兴得不得了:“是啊,小姐,等咱们去了四皇子府,就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

  这回她没再说话了,是了,固元四十一年,她大婚前夜曾被林静怡鞭打引发高热,以至于直到上花轿的时候还意识不清.......

  思及此,她瘫坐在床上还有些难以置信,忽然,她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感证明这不是一场梦。

  铜雀见此吓坏了,连忙上前:“小姐这是怎么了?”

  林清绾却不管不顾地抱住她痛哭起来,前世种种还历历在目,犹如昨日,空荡荡的肚子提醒她,那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小家伙,已经魂灭前世了。

  铜雀不知如何劝慰,只当她是被四小姐欺负的狠了,便拍着她的背哄着。

  她在铜雀的怀中死死咬着手腕:‘吕显,婉嫔,林峰....世事难料,我林清绾既然死而复生,这一世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以报我和我孩儿之仇!’

  林清绾狠狠的咬着牙,让自己颤抖绝望的情绪一点一点熄灭。

  再眨了眨,本总是怯懦躲闪的眼神一点一点的沉静,再抬眼她的眼中只有一片让人忽而不敢对视的清明。

  好一会,她静静抬头,对铜雀道:“去把芬儿唤来。”

  不多时,一个穿红着绿,颇为俏丽的丫鬟走了进来,也是前世被囚禁时她才得知,这芬儿乃是林静怡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

  “大小姐,可有事吩咐?”

  林清绾盯着她的发顶,若非重生,怎么也不会相信平日里谨言慎行,事事妥当的芬儿,是个背主的奴才。

  “没事,只是昨日那林静怡竟敢欺负到我头上来,我实在是气不过,你可有什么好法子,整治她一番?”

  芬儿眼珠子提溜直转,讨巧道:“大小姐何必与她置气,左右明日您也是皇室的人了。”

  林清绾好似心下熨帖,得意道:“那是,一个庶出的蹄子,等我嫁进四皇子府,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要歇息了。”

  芬儿又行了一礼,低眉顺眼地离开了,只是出了这清秋院便抬腿往林静怡的院子去了。

  林清绾在这清秋苑信步,以前她也会觉得这清秋苑很是简陋,但是经历了大半年的暗无天日的地牢,现在的清秋苑随意的扫过几眼,都让她觉得热泪盈眶!

  另外一边,铜雀已经为林清绾铺好了床褥:“小姐,明日起的早,快些休息吧。”

  她没说话,只是盯着这个从小陪伴她的挚友,良久才道:“铜雀,你当真觉得嫁给四皇子就能有好日子吗?你就从来也没怀疑过,堂堂皇子为何要娶我这样名声有失的女子为正妃?”

  话落,内室鸦雀无声,烛火跳了一下,铜雀没敢吱声,也不知道林清绾是问她还是问自己。

  

  林清绾一勺一勺的舀着百合羹,瓷勺与碗盏发出一声一声的轻微脆响,但就是不见林清绾有入口的意思。

  “不说我是林家小姐,明日我就嫁入王府,如果这个时候我大闹吃食有异,人脏具在,父亲彻查,你说谁会保下你?”

  她怎么知道食物被下了药?

  更重要的是,她一言点出,她不仅仅是林家无人问津,连长脸一点的丫鬟都不如的废物小姐,而是即将嫁入王府的准王妃,虽然相传四皇子根本没有把她当回事,但是准王妃一旦出了差池,林家为了皇家颜面,也会大肆彻查!

  “或者就算你的四小姐愿意保下你,你猜父亲大人会大义灭亲,还是惩戒下人的不忠不义?”林清绾巧笑倩兮,眸中却藏着冰冷。

  这一句则是直接击穿了芬儿的侥幸,只要林清绾拿手中的粥说事,她就毫无生机!

  噗通一声,芬儿跪在地上:“...都是四小姐指使的,而且今晚,四小姐还让奴婢在羹里下药,将您迷晕送出府,明日再指证您与人私奔,这样您就百口莫辩了。”

  林清绾轻笑了一声,果不出她所料,林静怡此人,睚眦必报,前世因着那顿鞭打使她消了气,这才给了林清绾平安上花轿的机会。

  但是她三日回门,就用了这样的阴毒的手段,林府大乱,也是从那个时候,她跟吕显勾搭成奸。

  而今生,她故意透露给芬儿那串话,就是为了激起林静怡的怒火,果然,她的下作手段也跟上一世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你还等什么?还不去准备马车,将中了迷药的我,送出府去....”

  “什么?”芬儿抬头不可置信看着她。

  她招招手,芬儿连忙凑过去,越听越心惊,出了一身冷汗,她隐隐有种预感,这大小姐好像从眼神到心机都不一样了……

  芬儿咬着唇,郑而重之地行了礼,她恭敬道:“是,小姐,奴婢一定办妥当。”

  待她出去后,铜雀傻傻地从屏风后走出来,“小姐.....”

  “铜雀,”她止住了她的话,“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有时间我会原原本本告诉你,当务之急,是万万不能入四王府,这一点我还需要你帮我。”

  “是,铜雀愿为小姐分忧!”

  翌日,天光还没亮,林家就忙活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负责打点的喜婆进了闺房却没见到人影,只有一个小丫鬟被打晕在地。

  声音焦躁的从闺房传来,喜婆心惊胆战的走了出去。

  远在兰春苑的林静怡得到信后,冷冷一笑,对着心腹使了个眼色。

  又过了一个时辰,本应该是上花轿的吉时,可林家人在正厅齐聚一堂,上位的是老太爷和老夫人,左侧是林峰和夫人蒋怡,右侧是各位小姐少爷。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那个丫鬟呢,带上来。”兹事体大,先开口的是林峰,林家大房独大,遇见事也多是他负责应对。

  不一会就有两个婆子押着铜雀来到厅上,林峰横眉冷竖,不怒自威:“说,你家大小姐去哪了?”

  “回大爷,奴婢……奴婢不知道大小姐去哪了,昨夜只记得在给大小姐铺床,然后...被打了一下,奴婢就晕过去了……”

  铜雀泪眼汪汪,脸色一片苍白,好似绞尽脑汁在回忆。

  林峰捏住椅子的手紧了一下,眼看着四皇子派的接亲仪队就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倘若交不出人来,这可会牵连到他们整个林家!

  就在这时,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噗通跪倒在地,神色极其慌张嚷嚷着:“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林峰眼一斜就让人将她抓到眼前:“你知道什么快说!不然定要治你个欺下瞒上的罪!说!”

  丫鬟隐晦地看了林静怡一眼,一嗓子哭出来:“回禀大爷,昨夜奴婢看见大小姐和一个男子,出府去了.....”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小姐们头一次知道这种事,都窃窃私语起来。

  大夫人坐在一边,眼睛放光,本来她就不愿那个贱蹄子嫁进皇室,这下好了,一个与人私奔的贱人,别说皇室,就是别的好人家也不会要她!

  “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此事可当真?!”林峰提起那丫鬟吼道,青筋都爆了出来。

  “回大爷,奴婢万万不敢撒谎啊。”

  再想起,铜雀所说被人打晕,这下所有人都信了林清绾是与人私奔。

  “家门不幸啊!”老夫人面容平和可眸中藏了抹狠辣。

  “父亲,当务之急,儿臣先进宫请罪,另外再派人将那不孝女寻回来。”林峰朝老太爷请示道。

  “去吧,记着,就是要折了这个女儿,也一定要让陛下满意。”

  老太爷随意的摆摆手,面上并无波澜,仿佛是在说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事已至此,林静怡满面得意,她是林锋最宠爱的女儿,但毕竟是庶出,林峰再是宠爱,出入皇家园林参加贵胄宴席的也不是她,好不容易她跟着父亲去了一趟上林苑,对风流倜傥的四王子是一念钟情。

  各种情波暗递以后,一朝皇榜,吕显要娶的人竟然是那个草包!这让她怎么烟得下这口气,所以,自从知道林清绾是四王妃以后,林静怡是从本来的处处刁难,简直变成了极尽凌辱!

  退到一旁的铜雀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心也越来越冷,真是难怪自家小姐,会如此殚精竭虑。

  话说林清绾这边,昨夜出了府便寻了处客栈一夜好眠。

  “小姐,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芬儿一路看着林清绾的手段,发现这大小姐一路筹划,毫无惊慌之色,坐观林府上下混乱一团,但林清绾像是出游一般的闲情。

  经过上一世,身心凌辱,骨肉剥离的痛苦,林清绾现在看着阳光都像是凝视深渊,现在所谓的各方骚乱都不堪一晒。

  “四小姐不是要寻个男人嘛?你看,那可是四皇子接亲的队伍,还不快去给我寻个好男人。”倚在窗边,她捻起一块桂花糕,老神在在道。

  芬儿心慌慌的看着她:“奴婢一介女流,怎么弄倒那身强力壮的侍卫啊。”

  林清绾睨了她一眼,满不在乎的笑着:“你那不是还有上等的蒙汗药吗?再说了你这般姿色,对付一个普通侍卫还不手到擒来?”

  芬儿只好领命下去,心里却越发惧怕她的手段了,相比起来,那四小姐果真是上不得台面。

  不大一会,她就从领着一个色眼眯眯的侍卫进了房间,还没等他说话,就撒了蒙汗药。

  “做的不错,”林清绾拍拍芬儿的肩膀,将侍卫的佩刀一把抽出,随后扬了扬手中佩刀,嘴角微微上扬。

  “小姐要杀了他!”芬儿下意识的领悟,脸色惨白,但是倒也镇定。

  林清绾摇摇头,拿起刀对着大腿狠狠划了一刀,瞬间鲜血直流,紧接着对着肩膀又是一道,芬儿看傻了眼,可她竟一声未吭。

  “小姐!”芬儿厉叫了一声。

  “去给我准备止血的药来,无需担心,只是些皮外伤,根本不碍事。”

  半个时辰后,林清绾简单处理好了伤口,便养精蓄锐起来,一会还有场硬仗要打。

  夕阳西下,林家的灯笼红绸都被扯在地上,偌大的府邸没有半点响动。

  林清绾带着芬儿和被绑起来的侍卫走进大门的时候,管家惊的下巴都掉了。

  直到进了正厅,她才明白今日为何如此安静。

  “臣女林清绾,见过陛下,见过婉嫔娘娘,见过四皇子。”

  她无视林家一干人见了鬼的表情,跪下行礼道。

  “孽女,你还敢回来!”林峰见了她,直接站起身来破口大骂,却被东嘉帝拦了下来。

  “林清绾,朕问你,大婚之日,去何处了?”不是他不心疼自己儿子,只是这小姑娘面色惨白,身上还血迹斑斑,实在不像私奔的人。

  林清绾嘴一撇哭了起来:“陛下,陛下为臣女做主!臣女昨夜本满心欢喜等着吉时,可却被人打晕,再次醒来时已经在马车上了。”

  说到这,她停了一下,看了眼满脸紧张的林静怡,只见林静怡的双手交缠着丝帕。

  “那打晕臣女驾马车的人,竟是四皇子的侍卫,说是奉了四皇子的命要取臣女性命,好在臣女的丫鬟聪敏,偷袭打晕了他,才得以逃脱……”

  话音刚落,吕显便怒气冲冲地吼道:“放肆!本皇子为何要取你性命?你娘和我母妃是故交,我与你更是青梅竹马,否则又怎会定下婚约?”

  东嘉帝在林清绾解释原因的一瞬间眸子就骤然收紧,听得吕显的解释,眼神更见阴沉,看着林清绾像是一个暂时不能赶下去的小丑。

  但是林清绾却极其镇定:“臣女也不明白啊,那侍卫说是四皇下您心有所属,但母命难违,只好让我这正妃婚前暴毙……”

  这话说的诛心,吕显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刚想开口却被婉嫔按住,她美目微眯,笑意盈盈道:“既然清绾这样说,臣妾相信她不会说谎,只是不知是不是背主的奴才在作祟捣鬼呢?”

  东嘉帝也抬抬手,命人泼醒了那侍卫,可惜芬儿药量下的重,此时那侍卫已经意识不清,口齿流涎了。

  “哼,这下可以说是死无对证,还不是任凭你们主仆二人空口白牙的泼脏水。”吕显冷声说道,甩了下衣袖。

  林清绾看透了他眸中的嫌恶,前世自己得有多傻才能相信他是爱自己。

  “好了,此事剪不断理还乱,依朕看应是有什么误会,但丑闻已出,你们二人的婚约便作罢吧。”

  东嘉帝本就不满意林清绾这个儿媳,虽说是林家女,却没有宠爱,自家皇儿再不好,也不是这般女子能配的上的。

  “陛下!”婉嫔有些着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她并非宠妃,东嘉帝也懒得跟她说,与林峰寒暄起来。

  而跪在下首的林清绾对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东嘉一直有句俗话,说是一龙两蛇,皆藏帝京,这龙是指皇室,而蛇便是权倾朝野的林家和楚家了,纵使是天子,也不会得罪这样的重臣之女,哪怕是个不受宠的嫡女。

  

  后续↓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