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读经典」传统经典《大学》学习录:(十二)

2019-08-26 点击:1044

  「读经典」传统经典《大学》学习录:(十二)

  作者: 徐明全 来源:中国孔子网

  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

  曾子的意思讲:“大学以‘明明德’作为根本,以‘止于至善’作为终极目标,古代的君子就是这样做的,所以应以他们为榜样,而学习之。《诗经·卫风·淇澳》这一篇,是卫国人赞美其君主卫武公而作的。诗里面讲:看那淇水环绕曲折之处,茂密的绿竹是何其美盛,文采飞扬之君子,其学问是何其的精密,德容是何其的显著!修治骨角的人,先用刀锯以切割,复用鑢和铴来磋磨它;修治玉石的人,先用锥子和凿子来雕琢它,复用砂石来磨它,君子在学修上,用功精密有序也是如此。所以,德,存储于内心,则严密而不粗疏,勇武刚毅而不松弛懈怠,这样的内心,是何其的庄严勇武而又胸襟广大;德,显露于外,那么人的气质就会光明而不暗昧,气局盛大而不局促,这样是何其的壮观!这就是文采奕奕的君子,人人都爱慕他,而终身也不能忘记。”

  由《诗》里的话而思维,所谓的“如切如磋”,是讲卫武公进修学问,非常的勤奋,他将古人行事的方法,既自己理解和实践,又与别人讨论,务必做到精益求精。所谓的“如琢如磨”,是讲卫武公自修的功夫,他非常的专心,时常审察自己的身心,以防止其欲望的产生,对存有的私心,努力加以克治去除,如此这样,身心已经保护的很周密了,然而他要求保护的要更加周密。所谓“瑟兮僴兮”,是讲卫武公学修之后,内则敬心常存,没有一时的懈惰,没有一事的苟且,恒见到内心的勇武刚毅,严密地护持此内心。所谓的“赫兮咺兮”,是讲卫武公学修之后,从外看,德,通过容颜显著的表现于外,有威严,使人敬畏,仪表堂堂,使人想要效仿,恒见其外在的形体高大伟岸。所谓“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是讲卫武公之德,极其全备;善,极其精纯,百姓爱慕他,自然不能忘记。这就是卫武公尽心于学问、自修的功夫,而生成诚实威严的仪表,达到了德至盛,善至纯的境界,从而使百姓不能忘,这就是“明明德”的“止于至善”,以此可作为后世的榜样。

  卫武公只不过是一方诸侯,自明其德,百姓尚且如此颂扬,何况有天下者,如果能学习圣人之经典,谨慎修正自己,而能达到内心之德和外在言行表里如一,则四海之民众,就会服从教化,敬畏神明而得大治。

  张居正讲:《诗》,是《卫风·淇澳》篇。是卫国人作的,来赞美其国君卫武公的。淇,是水名;澳,是水边的弯曲处;猗猗,是美盛的模样;斐,有文采的模样;君子,就指卫武公。诗人的意思说:“瞻望那淇水弯曲的去处,绿色之竹,是那样的茂密美盛,我斐然有文的君子,何其学问之精密,而德容之盛美乎。”切磋,是治骨角的事,治骨角者,既用刀锯切了,又用鑢铴磋它,虽然已经很精细了但是还要精益求精。君子在学修上的用功之精细,应该与那治骨角的事一般。琢磨,是治玉的事,治玉石者,既用锥、凿,雕琢了,又要用砂石磨它,虽然已经很精密了,但是还要更加精密。君子学修用功的精密,还要与那治玉石的事一般,君子在学修上既有了这样的精细、精密功夫,所以,德,存在于内心,便会庄严严密,遇事不会粗心疏漏,勇武刚毅而不懈怠松弛,德,体现于身,便会光明显著而不暗昧,气局盛大而不局促。君子为学,既已深造到这等去处,自然能感动人,而人人都爱慕,终身不会忘,这就是卫国人赞美卫武公的诗。道,是言;学,是讲习讨论之事;自修,是省察克治的功夫;恂慄,是战惧;威,是有威严使人畏惧;仪,是仪表堂堂使人仿效;德盛,指理之得于身者;至善,指理之极处。曾子引用诗而解释其义说道:“所谓如切如磋者,是说卫武公勤学的事,他将古人的书籍与古人的行事,既自家探讨,又与人辩论,务要穷究到极精透的去处然后才行。就像那治骨角的,既切了又磋一般,所以说如切如磋。所谓如琢如磨者,是说卫武公自修的事,他省察自己的身心,或性情偏与不偏,或意念正与不正,或行事善与不善,务必要见得分明,治得干净,不肯有一些瑕玷,就像那治玉石的,既琢了又磨一般,所以说如琢如磨。所谓瑟兮僩兮,是说卫武公学既有得,自然敬心常存,战战兢兢,无一时懈惰,无一时苟且,就像他处于严密武毅处一般,所以说瑟兮僩兮。所谓赫兮咺兮者,是说卫武公有敬德在心,其德表露于外者,自然有威严,人都畏惧他;有仪容,人都效法他,这就像他气局盛大一般,所以说赫兮咺兮。所谓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是说卫武公尽全力,在学问、自修上下功夫,获得了诚实威仪的验证,由此德极全备而为盛德,善极精纯而为至善,所以百姓都感仰爱戴他,而终身不能忘也。”

  朱子:淇,水名。澳,山水等弯曲的地方。猗猗,美盛的样子。斐,文貌。用刀锯切,用椎凿琢,皆是裁物使成形质。用鑢铴磋(鑢:磋磨骨角铜铁等使之光滑的工具。铴:古代磨木使平的石制器具。),用砂石磨,都是治物使其滑泽。治骨角,既切而又磋之。治玉石者,既琢而又磨之,都是讲其治之有序,而更加致其精。瑟,严密之貌。僩,武毅之貌。赫咺,宣著盛大之貌。諠,忘也。道,言也。学,讲习讨论之事。自修,省察克治之功。恂栗,战惧也。威,可畏也。仪,可象也。引用诗而说明,明明德之止于至善。道学自修,讲的是其如何得到的。恂栗、威仪,言其德容表里之盛。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