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感 慨(油诗)

2019-07-25 点击:1111

  干渴点滴在心头,酒醉斟杯不用求。平生但记雪送炭,忘却锦上添花图。

  附注:这首诗是我今天在街上遇到早就认识的常玲珑阿姨后吟哦成的。

  常阿姨今年91岁了,虽是白发老妪,但精神仍很矍铄,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看得出她年轻时还是很青春靓丽的。常阿姨年轻时考上师.范.学.校,据她说没上几天师校,那个学.校就解散了,她后来到易门一个铜矿山上工作。

  她在那个山上吃了很多苦,后来替一个出纳会计说了一句公道话,结果她和会计都被开除,她被派到一个林场劳动,而那个会计因不服抑郁而去。

  她那时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力气不是太大,但仍要跟那些男工人一起抬木头,她可是吃了很多苦了。

  常阿姨后来霉运尽退,跟丈夫来到玉溪工作,这样一直到退休,她现在每月拿退休工资有万把元吧,也算是苦尽甘来,晚年很有福祉。

  我遇到她时,她高兴地告诉我说,她家小儿子的儿子今年高考考了678分,算是高分了。她说小孙子填了五个高考志愿,他填的第一个志愿是到香港设在深圳市的香港中文大学分学院读书,万万没想到居然就被这家香港中文大学收录了,读这个大学是有奖学金的。

  常阿姨还告诉我说她的小女儿的女儿还考得比她孙子分数高,外孙女报的是京都一家什么传媒大学。

  常阿姨把她的快乐分享给我,我也替她高兴,我直夸她年轻时吃的苦不是白吃的,她好事做了好事在,菩萨会保佑她的,她现在儿孙满堂,当真是晚景幸福,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松不老。

  常阿姨见我这么夸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她问我女儿大学毕业没有,我告诉她说早毕业了,已工作两年了。常阿姨也替我感到高兴,她接着说给孙子两万元,让他上学时花,给外孙女儿也是两万元,她说她才不重男轻女,对孙子和外孙女儿一视同仁。

  她接着说她有个妹妹也想给她一些钱,让她转交给她的孙子和外孙女,她婉拒了没有要,她说:渴时一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她说得很有哲理的,我要一直记住她说的话,铭心刻骨地镌刻在心田上,永远也不会忘记。

  96

  Mr_稻香老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1.7

  2019.07.22 20:24*

  字数 784

  干渴点滴在心头,酒醉斟杯不用求。平生但记雪送炭,忘却锦上添花图。

  附注:这首诗是我今天在街上遇到早就认识的常玲珑阿姨后吟哦成的。

  常阿姨今年91岁了,虽是白发老妪,但精神仍很矍铄,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看得出她年轻时还是很青春靓丽的。常阿姨年轻时考上师.范.学.校,据她说没上几天师校,那个学.校就解散了,她后来到易门一个铜矿山上工作。

  她在那个山上吃了很多苦,后来替一个出纳会计说了一句公道话,结果她和会计都被开除,她被派到一个林场劳动,而那个会计因不服抑郁而去。

  她那时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力气不是太大,但仍要跟那些男工人一起抬木头,她可是吃了很多苦了。

  常阿姨后来霉运尽退,跟丈夫来到玉溪工作,这样一直到退休,她现在每月拿退休工资有万把元吧,也算是苦尽甘来,晚年很有福祉。

  我遇到她时,她高兴地告诉我说,她家小儿子的儿子今年高考考了678分,算是高分了。她说小孙子填了五个高考志愿,他填的第一个志愿是到香港设在深圳市的香港中文大学分学院读书,万万没想到居然就被这家香港中文大学收录了,读这个大学是有奖学金的。

  常阿姨还告诉我说她的小女儿的女儿还考得比她孙子分数高,外孙女报的是京都一家什么传媒大学。

  常阿姨把她的快乐分享给我,我也替她高兴,我直夸她年轻时吃的苦不是白吃的,她好事做了好事在,菩萨会保佑她的,她现在儿孙满堂,当真是晚景幸福,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松不老。

  常阿姨见我这么夸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她问我女儿大学毕业没有,我告诉她说早毕业了,已工作两年了。常阿姨也替我感到高兴,她接着说给孙子两万元,让他上学时花,给外孙女儿也是两万元,她说她才不重男轻女,对孙子和外孙女儿一视同仁。

  她接着说她有个妹妹也想给她一些钱,让她转交给她的孙子和外孙女,她婉拒了没有要,她说:渴时一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她说得很有哲理的,我要一直记住她说的话,铭心刻骨地镌刻在心田上,永远也不会忘记。

  干渴点滴在心头,酒醉斟杯不用求。平生但记雪送炭,忘却锦上添花图。

  附注:这首诗是我今天在街上遇到早就认识的常玲珑阿姨后吟哦成的。

  常阿姨今年91岁了,虽是白发老妪,但精神仍很矍铄,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看得出她年轻时还是很青春靓丽的。常阿姨年轻时考上师.范.学.校,据她说没上几天师校,那个学.校就解散了,她后来到易门一个铜矿山上工作。

  她在那个山上吃了很多苦,后来替一个出纳会计说了一句公道话,结果她和会计都被开除,她被派到一个林场劳动,而那个会计因不服抑郁而去。

  她那时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力气不是太大,但仍要跟那些男工人一起抬木头,她可是吃了很多苦了。

  常阿姨后来霉运尽退,跟丈夫来到玉溪工作,这样一直到退休,她现在每月拿退休工资有万把元吧,也算是苦尽甘来,晚年很有福祉。

  我遇到她时,她高兴地告诉我说,她家小儿子的儿子今年高考考了678分,算是高分了。她说小孙子填了五个高考志愿,他填的第一个志愿是到香港设在深圳市的香港中文大学分学院读书,万万没想到居然就被这家香港中文大学收录了,读这个大学是有奖学金的。

  常阿姨还告诉我说她的小女儿的女儿还考得比她孙子分数高,外孙女报的是京都一家什么传媒大学。

  常阿姨把她的快乐分享给我,我也替她高兴,我直夸她年轻时吃的苦不是白吃的,她好事做了好事在,菩萨会保佑她的,她现在儿孙满堂,当真是晚景幸福,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松不老。

  常阿姨见我这么夸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她问我女儿大学毕业没有,我告诉她说早毕业了,已工作两年了。常阿姨也替我感到高兴,她接着说给孙子两万元,让他上学时花,给外孙女儿也是两万元,她说她才不重男轻女,对孙子和外孙女儿一视同仁。

  她接着说她有个妹妹也想给她一些钱,让她转交给她的孙子和外孙女,她婉拒了没有要,她说:渴时一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她说得很有哲理的,我要一直记住她说的话,铭心刻骨地镌刻在心田上,永远也不会忘记。

日期归档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