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全职11年,为老公要生活费,被打住院

2019-08-09 点击:1182


  文/悠然

  01

  电话响过3声后,就被掐断了。陈静握着手机,又气又委屈。

  11岁的儿子刚放暑假,马上要神六年级,别的同学已经开始在各个辅导班补习了,儿子的补课费到现在还没着落。

  把电话摔在沙发上,陈静抱着头哭了起来。

  掐断电话的是她老公,孩子的父亲吕鑫,那混蛋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连她们娘俩的生活费都不愿意给了。

  02

  陈静嫁给吕鑫的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两个人都是高中毕业,没学历,找不到好的工作,就在南方的工厂里做流水线工人。

  工作乏味,平日里这些年轻的工人唯一的消遣就是周末去唱唱歌。

  一起哄闹时,性格恬静的陈静坐在一旁,默默给大家倒水斟茶。吕鑫就在那时注意到这个性子好,人随和的姑娘。

  他开始单独约陈静,两个人避开其他工友,陷入热恋中。

  吕鑫脑子活泛,网络普及后,网购慢慢兴起,吕鑫就琢磨着兼职开了一家网店,卖他们厂里生产的鞋子。

  因为样子新潮,价格便宜,网店慢慢做了起来,吕鑫干脆让陈静跟他一起辞职,全心全意做网店,陈静做客服,他负责发货。

  “等咱攒够房子的首付款,咱俩就结婚。”晚上,吕鑫抱着陈静,憧憬以后的美好生活。

  03

  那几年形势好,网店的发展速度很快,2年功夫,两个人就攒够了首付款。买了一个两室的单元房。

  婚礼上,以前的工友纷纷来祝贺。

  女工友不无羡慕地说,还是陈静有眼光,抓住了吕鑫这个潜力股。现在都成老板娘了,哪像她们还在流水线上辛苦工作着。

  陈静也觉得,是自己幸运,找了吕鑫这样有能力的男人。

  婚后不久,陈静怀孕了,孕吐严重,吕鑫又雇了两个打包的工人,请了以前的两个女工友做客服。让陈静安心在家养胎。

  陈静刚开始在家闲不住,忍不住总想去店里看看。以前的女工友笑话她,是不是不放心吕鑫,想来当监工。

  陈静忙摆手,说自己不是那意思。吕鑫听着工友的话,也觉得陈静没事过来,影响不好,让她没事别过来了,嫌闷就在公园转转。

  04

  孩子出生后,陈静没了嫌闷的时间。

  婆婆是旧思想,好不容易从媳妇熬到婆婆,还没享受儿媳妇的孝敬,反而让她给儿媳妇伺候月子,不高兴都写在脸上。

  她说现在的女人真是矫情,自己生下吕鑫根本没人伺候,3天就自己做饭了。

  婆婆说话噎人,陈静听着心里堵得慌,想着等吕鑫回来,诉说下自己的委屈。但吕鑫每天很晚才回家,回来了也是睡客房。

  婆婆心疼儿子,怕婴儿啼哭影响儿子睡眠,整个月子都是她跟陈静睡在一张大床上。

  陈静心里憋闷,吕鑫回来,若儿子没睡就逗两下,睡了,就径直回客房休息,对陈静连个问候都没。憋了一整天的陈静,找不到人诉说,心里更加憋闷。

  勉强熬过百天,陈静就说自己一个人忙得过来,不劳烦婆婆照顾了。婆婆也乐得回老家。她儿子给他们老两口在老家盖了两层小洋楼,回去日子多舒坦。

  送走婆婆,陈静抓住机会,想跟吕鑫诉说下自己这几个月的苦闷。

  “你矫情不,我妈过来照顾你,你还觉得委屈了。我每天累得跟狗一样,赚钱养家,回来还要听你抱怨。”吕鑫一摆手,出去了。

  赚了钱,吕鑫的大男子主意越来越严重,好面子,喜欢充阔,爱应酬。陈静开始觉得吕鑫的心跟自己越来越远。

  05

  做了3年全职妈妈,好不容易熬到儿子上幼儿园,陈静想过去帮老公的忙,却被吕鑫再次拒绝。

  “我现在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了,你好好的全职太太不当,跑到公司干啥。让人家笑话。”

  现如今,吕鑫的店铺已经皇冠级别了,公司流水不少。家里换了别墅,公司请了职业经理人帮他打理,自己跟一帮有钱人混在一起,出入高级会所,享受人生。

  那些有钱人的老婆都乖乖在家带娃,他觉得,老婆要是出来工作,反而给自己丢人现眼。

  “你把孩子带好就行了,一天瞎琢磨什么。”陈静在吕鑫的话里读出嫌弃。

  是的,吕鑫开始嫌弃自己了。不是嫌弃她穿衣土,就是说她做饭一点长进也没。

  一个月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跟她除了问孩子的情况,再没什么共同话题。

  “是啊,家哪有外面快活,你看看你一个月能回来几次,你在外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被刺伤自尊的陈静狠狠地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怨气。

  她想哪怕两个人能好好吵一架都行,也比这种无话可说的日子强。

  吕鑫看陈静冲到自己面前,想拦住自己,一把将她推到沙发上。“疯婆子,我给你吃,给你喝,你还翻天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陈静趴在沙发上抱头痛哭,吕鑫和她渐行渐远,现在的吕鑫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勤奋努力,爱自己的吕鑫了。

  06

  儿子吕高远成了陈静心里唯一的寄托。她每天接送儿子,送儿子学小提琴,学围棋,学英语,丈夫已经靠不住了,一定要把儿子培养好。

  关于丈夫在外面包小三的事,她早已知道,但知道了有什么用。这些年,她每闹一次,换来的只是拳头和嘲讽。

  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离婚后孩子怎么办,她舍不得孩子,但是以自己目前的状况,肯定养不了儿子,光是学费自己就负担不起。

  吕鑫又何尝不知道她的软肋。每次她一闹,吕鑫就说,不想过了就滚,什么都别想拿走。

  自己一个高中毕业生,做了11年全职妈妈,36岁的中年妇女,能干什么呢?回原来的厂里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要怎么养活儿子,儿子会嫌弃自己吗?

  陈静犹豫不决,她的软弱,让吕鑫更是有恃无恐。

  可是现在,给吕鑫打了几次电话,催他给生活费,他都推脱最近生意不好做。亏了几十万,手里没钱。

  陈静急了,再怎么混账,他也不能不管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07

  陈静让儿子去同学家写作业,她打算到公司去找吕鑫。

  “吕总没在,您哪位?”公司里现在都是她不认识的新面孔,也没人知道她是谁。

  陈静说了自己的身份,小姑娘看了她一眼,一脸迟疑,说不知道吕总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等他。“陈静坐下,她知道自己被员工的目光包围着。但除了在这等,她没别的办法。既然吕鑫这么绝,她也没必要要这脸皮了。

  吕鑫的电话打了过来:“你跑公司干什么,不嫌丢人。有事回去说。”

  能把他逼出来,这人丢的也值。

  陈静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起身,起身走出了公司——这个她以前跟吕鑫一起拼搏出的公司,可是现在,没一个员工认识她这个老板娘。

  陈静的心里一阵酸楚。她被吕鑫抛弃了,也被生活抛弃了。

  08

  回到家,吕鑫已经先一步到家了。

  陈静刚一进门,就被吕鑫一把揪住了头发。“你是故意要出我的丑是吧,非跑到公司去,给你说了我最近手头紧,除了要钱,你还会什么。”

  “你有钱给外面的女人买房买车,没钱给我们娘俩生活费吗?你知道儿子开学就升六年级了,语数英都要补课,你不管儿子的学业了,你不管儿子的前途了。”陈静气得哭了起来。

  “你简直是个丧门星,看着你哭就烦。告诉你,你再敢去公司找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吕鑫恶声恶气,推搡着陈静,没有给钱的意思。

  “你不给钱,我就还去找你,我去小三那找你。你不让儿子好过,我就不让你好过,我豁出去了,什么脸什么皮我都不要了。我只要儿子的生活费。”

  陈静愤怒地哭喊着,用身子挡着吕鑫的去路。

  吕鑫挥起拳头照陈静的头上打去。陈静低下头抱住吕鑫,继续哭喊“不给钱,就别想走。”

  吕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继续挥动着拳头,打在陈静的脸上,背上。

  “你干什么?”11岁的儿子打开门,被家里的这一幕惊呆了,他随即反应过来,冲过去,将爸爸推开,救下妈妈。

  吕鑫面色略有尴尬,看着儿子看自己的眼神跟看仇人似得,想了想没说什么,把包夹在腋下,离开了。

  陈静的鼻子,口腔都被打出了血。她流着泪,这一幕她多么希望儿子不曾看到,希望不会给11岁的儿子留下阴影。

  “你为什么不跟他离婚?!”儿子抱着她,哭着质问,带着愤怒。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妈妈。”陈静不忍儿子难受,心里又愧疚又委屈。

  09

  吕高远坚持要送妈妈去医院。

  “抹点红药水就好了,别去医院了。”以前被打,陈静都是自己处理,给儿子撒谎说自己不小心撞的。她没勇气,让自己的家丑变成别人饭后茶余的笑话。

  “不行,必须去医院,你越是懦弱,越是被别人看不起。”11岁的吕高远已经快跟陈静一样高了,他一脸倔强,他要保护妈妈。他知道,妈妈一直忍让,是为了自己。可是她越是忍让,越让自己难过。

  陈静在儿子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医生说,陈静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需要住院。

  吕高远哭着给舅舅打了电话,他爸爸居然会对妈妈下那样的狠手,这个11岁的少年心里满是愤怒。

  吕高远的舅舅坐高铁赶过来,一边安慰姐姐,一边安抚外甥。外甥眼里的怒火让他担心,也让他心疼。这些不该是11岁孩子承受的伤痛。

  他让陈高远回去给陈静拿换洗衣物。陈高远一出门,他就压低声音问姐姐:“他打你,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们说。”

  面对弟弟的质问,陈静低下头,“我不想高远成长在破碎家庭,也怕自己没能力养活高远。”

  “现在这个样子,对孩子的伤害不是更大?我们请了律师吧,这婚一定要离。”

  看着弟弟坚定的眼神,陈静点点头。

  10

  陈静住院的时间,吕鑫没露过面。对吕鑫,陈静再不报任何希望。

  出院后,陈静在儿子和弟弟的陪同下提出诉讼离婚。

  吕鑫说公司亏损,损失几十万,无存款。

  但法院判定在婚内给小三购买的房子、车子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可以追回来。作为过错方,吕鑫在财产划分上不占有任何优势,家里的别墅归陈静。

  陈静被打住院的伤都作为吕鑫有家庭暴力的有力证据,法庭判儿子的抚养权归陈静。

  吕鑫没想过软柿子一样的陈静居然敢起诉离婚,而法院居然判自己净身出户。

  他不服,再次起诉,上一级法院维持原判。毕竟,他做的恶可都是证据确凿。

  陈静将吕鑫给小三的房子和车变卖了,把家里的别墅出租了。她在儿子的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两室的房子,方便儿子上学放学。又在小区租了一套三室的房子,跟儿子同学的妈妈一起合开个托管班,给家远的孩子提供午休的地方,晚上再顾几个大学生辅导孩子写作业。

  虽然日子可能会比以前清苦,但有了事情做,她整个人都精神不少。不用委曲求全,不用自怨自艾,更重要的是,她想让儿子知道,她会积极面对生活,再不是那个任人打骂的可怜虫。

  弟弟说的对,对儿子最好的爱,是她自己自强。

  作者简介

  悠然: 曾经的媒体人,正面管教认证讲师。写情感,写育儿也写故事。用文字记录生活,在故事里看人情冷暖。

  96

  悠然不知岁

  2019.08.04 14:32

  字数 3899

  文/悠然

  01

  电话响过3声后,就被掐断了。陈静握着手机,又气又委屈。

  11岁的儿子刚放暑假,马上要神六年级,别的同学已经开始在各个辅导班补习了,儿子的补课费到现在还没着落。

  把电话摔在沙发上,陈静抱着头哭了起来。

  掐断电话的是她老公,孩子的父亲吕鑫,那混蛋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连她们娘俩的生活费都不愿意给了。

  02

  陈静嫁给吕鑫的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两个人都是高中毕业,没学历,找不到好的工作,就在南方的工厂里做流水线工人。

  工作乏味,平日里这些年轻的工人唯一的消遣就是周末去唱唱歌。

  一起哄闹时,性格恬静的陈静坐在一旁,默默给大家倒水斟茶。吕鑫就在那时注意到这个性子好,人随和的姑娘。

  他开始单独约陈静,两个人避开其他工友,陷入热恋中。

  吕鑫脑子活泛,网络普及后,网购慢慢兴起,吕鑫就琢磨着兼职开了一家网店,卖他们厂里生产的鞋子。

  因为样子新潮,价格便宜,网店慢慢做了起来,吕鑫干脆让陈静跟他一起辞职,全心全意做网店,陈静做客服,他负责发货。

  “等咱攒够房子的首付款,咱俩就结婚。”晚上,吕鑫抱着陈静,憧憬以后的美好生活。

  03

  那几年形势好,网店的发展速度很快,2年功夫,两个人就攒够了首付款。买了一个两室的单元房。

  婚礼上,以前的工友纷纷来祝贺。

  女工友不无羡慕地说,还是陈静有眼光,抓住了吕鑫这个潜力股。现在都成老板娘了,哪像她们还在流水线上辛苦工作着。

  陈静也觉得,是自己幸运,找了吕鑫这样有能力的男人。

  婚后不久,陈静怀孕了,孕吐严重,吕鑫又雇了两个打包的工人,请了以前的两个女工友做客服。让陈静安心在家养胎。

  陈静刚开始在家闲不住,忍不住总想去店里看看。以前的女工友笑话她,是不是不放心吕鑫,想来当监工。

  陈静忙摆手,说自己不是那意思。吕鑫听着工友的话,也觉得陈静没事过来,影响不好,让她没事别过来了,嫌闷就在公园转转。

  04

  孩子出生后,陈静没了嫌闷的时间。

  婆婆是旧思想,好不容易从媳妇熬到婆婆,还没享受儿媳妇的孝敬,反而让她给儿媳妇伺候月子,不高兴都写在脸上。

  她说现在的女人真是矫情,自己生下吕鑫根本没人伺候,3天就自己做饭了。

  婆婆说话噎人,陈静听着心里堵得慌,想着等吕鑫回来,诉说下自己的委屈。但吕鑫每天很晚才回家,回来了也是睡客房。

  婆婆心疼儿子,怕婴儿啼哭影响儿子睡眠,整个月子都是她跟陈静睡在一张大床上。

  陈静心里憋闷,吕鑫回来,若儿子没睡就逗两下,睡了,就径直回客房休息,对陈静连个问候都没。憋了一整天的陈静,找不到人诉说,心里更加憋闷。

  勉强熬过百天,陈静就说自己一个人忙得过来,不劳烦婆婆照顾了。婆婆也乐得回老家。她儿子给他们老两口在老家盖了两层小洋楼,回去日子多舒坦。

  送走婆婆,陈静抓住机会,想跟吕鑫诉说下自己这几个月的苦闷。

  “你矫情不,我妈过来照顾你,你还觉得委屈了。我每天累得跟狗一样,赚钱养家,回来还要听你抱怨。”吕鑫一摆手,出去了。

  赚了钱,吕鑫的大男子主意越来越严重,好面子,喜欢充阔,爱应酬。陈静开始觉得吕鑫的心跟自己越来越远。

  05

  做了3年全职妈妈,好不容易熬到儿子上幼儿园,陈静想过去帮老公的忙,却被吕鑫再次拒绝。

  “我现在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了,你好好的全职太太不当,跑到公司干啥。让人家笑话。”

  现如今,吕鑫的店铺已经皇冠级别了,公司流水不少。家里换了别墅,公司请了职业经理人帮他打理,自己跟一帮有钱人混在一起,出入高级会所,享受人生。

  那些有钱人的老婆都乖乖在家带娃,他觉得,老婆要是出来工作,反而给自己丢人现眼。

  “你把孩子带好就行了,一天瞎琢磨什么。”陈静在吕鑫的话里读出嫌弃。

  是的,吕鑫开始嫌弃自己了。不是嫌弃她穿衣土,就是说她做饭一点长进也没。

  一个月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跟她除了问孩子的情况,再没什么共同话题。

  “是啊,家哪有外面快活,你看看你一个月能回来几次,你在外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被刺伤自尊的陈静狠狠地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怨气。

  她想哪怕两个人能好好吵一架都行,也比这种无话可说的日子强。

  吕鑫看陈静冲到自己面前,想拦住自己,一把将她推到沙发上。“疯婆子,我给你吃,给你喝,你还翻天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陈静趴在沙发上抱头痛哭,吕鑫和她渐行渐远,现在的吕鑫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勤奋努力,爱自己的吕鑫了。

  06

  儿子吕高远成了陈静心里唯一的寄托。她每天接送儿子,送儿子学小提琴,学围棋,学英语,丈夫已经靠不住了,一定要把儿子培养好。

  关于丈夫在外面包小三的事,她早已知道,但知道了有什么用。这些年,她每闹一次,换来的只是拳头和嘲讽。

  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离婚后孩子怎么办,她舍不得孩子,但是以自己目前的状况,肯定养不了儿子,光是学费自己就负担不起。

  吕鑫又何尝不知道她的软肋。每次她一闹,吕鑫就说,不想过了就滚,什么都别想拿走。

  自己一个高中毕业生,做了11年全职妈妈,36岁的中年妇女,能干什么呢?回原来的厂里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要怎么养活儿子,儿子会嫌弃自己吗?

  陈静犹豫不决,她的软弱,让吕鑫更是有恃无恐。

  可是现在,给吕鑫打了几次电话,催他给生活费,他都推脱最近生意不好做。亏了几十万,手里没钱。

  陈静急了,再怎么混账,他也不能不管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07

  陈静让儿子去同学家写作业,她打算到公司去找吕鑫。

  “吕总没在,您哪位?”公司里现在都是她不认识的新面孔,也没人知道她是谁。

  陈静说了自己的身份,小姑娘看了她一眼,一脸迟疑,说不知道吕总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等他。“陈静坐下,她知道自己被员工的目光包围着。但除了在这等,她没别的办法。既然吕鑫这么绝,她也没必要要这脸皮了。

  吕鑫的电话打了过来:“你跑公司干什么,不嫌丢人。有事回去说。”

  能把他逼出来,这人丢的也值。

  陈静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起身,起身走出了公司——这个她以前跟吕鑫一起拼搏出的公司,可是现在,没一个员工认识她这个老板娘。

  陈静的心里一阵酸楚。她被吕鑫抛弃了,也被生活抛弃了。

  08

  回到家,吕鑫已经先一步到家了。

  陈静刚一进门,就被吕鑫一把揪住了头发。“你是故意要出我的丑是吧,非跑到公司去,给你说了我最近手头紧,除了要钱,你还会什么。”

  “你有钱给外面的女人买房买车,没钱给我们娘俩生活费吗?你知道儿子开学就升六年级了,语数英都要补课,你不管儿子的学业了,你不管儿子的前途了。”陈静气得哭了起来。

  “你简直是个丧门星,看着你哭就烦。告诉你,你再敢去公司找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吕鑫恶声恶气,推搡着陈静,没有给钱的意思。

  “你不给钱,我就还去找你,我去小三那找你。你不让儿子好过,我就不让你好过,我豁出去了,什么脸什么皮我都不要了。我只要儿子的生活费。”

  陈静愤怒地哭喊着,用身子挡着吕鑫的去路。

  吕鑫挥起拳头照陈静的头上打去。陈静低下头抱住吕鑫,继续哭喊“不给钱,就别想走。”

  吕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继续挥动着拳头,打在陈静的脸上,背上。

  “你干什么?”11岁的儿子打开门,被家里的这一幕惊呆了,他随即反应过来,冲过去,将爸爸推开,救下妈妈。

  吕鑫面色略有尴尬,看着儿子看自己的眼神跟看仇人似得,想了想没说什么,把包夹在腋下,离开了。

  陈静的鼻子,口腔都被打出了血。她流着泪,这一幕她多么希望儿子不曾看到,希望不会给11岁的儿子留下阴影。

  “你为什么不跟他离婚?!”儿子抱着她,哭着质问,带着愤怒。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妈妈。”陈静不忍儿子难受,心里又愧疚又委屈。

  09

  吕高远坚持要送妈妈去医院。

  “抹点红药水就好了,别去医院了。”以前被打,陈静都是自己处理,给儿子撒谎说自己不小心撞的。她没勇气,让自己的家丑变成别人饭后茶余的笑话。

  “不行,必须去医院,你越是懦弱,越是被别人看不起。”11岁的吕高远已经快跟陈静一样高了,他一脸倔强,他要保护妈妈。他知道,妈妈一直忍让,是为了自己。可是她越是忍让,越让自己难过。

  陈静在儿子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医生说,陈静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需要住院。

  吕高远哭着给舅舅打了电话,他爸爸居然会对妈妈下那样的狠手,这个11岁的少年心里满是愤怒。

  吕高远的舅舅坐高铁赶过来,一边安慰姐姐,一边安抚外甥。外甥眼里的怒火让他担心,也让他心疼。这些不该是11岁孩子承受的伤痛。

  他让陈高远回去给陈静拿换洗衣物。陈高远一出门,他就压低声音问姐姐:“他打你,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们说。”

  面对弟弟的质问,陈静低下头,“我不想高远成长在破碎家庭,也怕自己没能力养活高远。”

  “现在这个样子,对孩子的伤害不是更大?我们请了律师吧,这婚一定要离。”

  看着弟弟坚定的眼神,陈静点点头。

  10

  陈静住院的时间,吕鑫没露过面。对吕鑫,陈静再不报任何希望。

  出院后,陈静在儿子和弟弟的陪同下提出诉讼离婚。

  吕鑫说公司亏损,损失几十万,无存款。

  但法院判定在婚内给小三购买的房子、车子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可以追回来。作为过错方,吕鑫在财产划分上不占有任何优势,家里的别墅归陈静。

  陈静被打住院的伤都作为吕鑫有家庭暴力的有力证据,法庭判儿子的抚养权归陈静。

  吕鑫没想过软柿子一样的陈静居然敢起诉离婚,而法院居然判自己净身出户。

  他不服,再次起诉,上一级法院维持原判。毕竟,他做的恶可都是证据确凿。

  陈静将吕鑫给小三的房子和车变卖了,把家里的别墅出租了。她在儿子的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两室的房子,方便儿子上学放学。又在小区租了一套三室的房子,跟儿子同学的妈妈一起合开个托管班,给家远的孩子提供午休的地方,晚上再顾几个大学生辅导孩子写作业。

  虽然日子可能会比以前清苦,但有了事情做,她整个人都精神不少。不用委曲求全,不用自怨自艾,更重要的是,她想让儿子知道,她会积极面对生活,再不是那个任人打骂的可怜虫。

  弟弟说的对,对儿子最好的爱,是她自己自强。

  作者简介

  悠然: 曾经的媒体人,正面管教认证讲师。写情感,写育儿也写故事。用文字记录生活,在故事里看人情冷暖。

  文/悠然

  01

  电话响过3声后,就被掐断了。陈静握着手机,又气又委屈。

  11岁的儿子刚放暑假,马上要神六年级,别的同学已经开始在各个辅导班补习了,儿子的补课费到现在还没着落。

  把电话摔在沙发上,陈静抱着头哭了起来。

  掐断电话的是她老公,孩子的父亲吕鑫,那混蛋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连她们娘俩的生活费都不愿意给了。

  02

  陈静嫁给吕鑫的时候,他还是个穷小子。两个人都是高中毕业,没学历,找不到好的工作,就在南方的工厂里做流水线工人。

  工作乏味,平日里这些年轻的工人唯一的消遣就是周末去唱唱歌。

  一起哄闹时,性格恬静的陈静坐在一旁,默默给大家倒水斟茶。吕鑫就在那时注意到这个性子好,人随和的姑娘。

  他开始单独约陈静,两个人避开其他工友,陷入热恋中。

  吕鑫脑子活泛,网络普及后,网购慢慢兴起,吕鑫就琢磨着兼职开了一家网店,卖他们厂里生产的鞋子。

  因为样子新潮,价格便宜,网店慢慢做了起来,吕鑫干脆让陈静跟他一起辞职,全心全意做网店,陈静做客服,他负责发货。

  “等咱攒够房子的首付款,咱俩就结婚。”晚上,吕鑫抱着陈静,憧憬以后的美好生活。

  03

  那几年形势好,网店的发展速度很快,2年功夫,两个人就攒够了首付款。买了一个两室的单元房。

  婚礼上,以前的工友纷纷来祝贺。

  女工友不无羡慕地说,还是陈静有眼光,抓住了吕鑫这个潜力股。现在都成老板娘了,哪像她们还在流水线上辛苦工作着。

  陈静也觉得,是自己幸运,找了吕鑫这样有能力的男人。

  婚后不久,陈静怀孕了,孕吐严重,吕鑫又雇了两个打包的工人,请了以前的两个女工友做客服。让陈静安心在家养胎。

  陈静刚开始在家闲不住,忍不住总想去店里看看。以前的女工友笑话她,是不是不放心吕鑫,想来当监工。

  陈静忙摆手,说自己不是那意思。吕鑫听着工友的话,也觉得陈静没事过来,影响不好,让她没事别过来了,嫌闷就在公园转转。

  04

  孩子出生后,陈静没了嫌闷的时间。

  婆婆是旧思想,好不容易从媳妇熬到婆婆,还没享受儿媳妇的孝敬,反而让她给儿媳妇伺候月子,不高兴都写在脸上。

  她说现在的女人真是矫情,自己生下吕鑫根本没人伺候,3天就自己做饭了。

  婆婆说话噎人,陈静听着心里堵得慌,想着等吕鑫回来,诉说下自己的委屈。但吕鑫每天很晚才回家,回来了也是睡客房。

  婆婆心疼儿子,怕婴儿啼哭影响儿子睡眠,整个月子都是她跟陈静睡在一张大床上。

  陈静心里憋闷,吕鑫回来,若儿子没睡就逗两下,睡了,就径直回客房休息,对陈静连个问候都没。憋了一整天的陈静,找不到人诉说,心里更加憋闷。

  勉强熬过百天,陈静就说自己一个人忙得过来,不劳烦婆婆照顾了。婆婆也乐得回老家。她儿子给他们老两口在老家盖了两层小洋楼,回去日子多舒坦。

  送走婆婆,陈静抓住机会,想跟吕鑫诉说下自己这几个月的苦闷。

  “你矫情不,我妈过来照顾你,你还觉得委屈了。我每天累得跟狗一样,赚钱养家,回来还要听你抱怨。”吕鑫一摆手,出去了。

  赚了钱,吕鑫的大男子主意越来越严重,好面子,喜欢充阔,爱应酬。陈静开始觉得吕鑫的心跟自己越来越远。

  05

  做了3年全职妈妈,好不容易熬到儿子上幼儿园,陈静想过去帮老公的忙,却被吕鑫再次拒绝。

  “我现在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了,你好好的全职太太不当,跑到公司干啥。让人家笑话。”

  现如今,吕鑫的店铺已经皇冠级别了,公司流水不少。家里换了别墅,公司请了职业经理人帮他打理,自己跟一帮有钱人混在一起,出入高级会所,享受人生。

  那些有钱人的老婆都乖乖在家带娃,他觉得,老婆要是出来工作,反而给自己丢人现眼。

  “你把孩子带好就行了,一天瞎琢磨什么。”陈静在吕鑫的话里读出嫌弃。

  是的,吕鑫开始嫌弃自己了。不是嫌弃她穿衣土,就是说她做饭一点长进也没。

  一个月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跟她除了问孩子的情况,再没什么共同话题。

  “是啊,家哪有外面快活,你看看你一个月能回来几次,你在外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被刺伤自尊的陈静狠狠地发泄着自己心里的怨气。

  她想哪怕两个人能好好吵一架都行,也比这种无话可说的日子强。

  吕鑫看陈静冲到自己面前,想拦住自己,一把将她推到沙发上。“疯婆子,我给你吃,给你喝,你还翻天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陈静趴在沙发上抱头痛哭,吕鑫和她渐行渐远,现在的吕鑫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勤奋努力,爱自己的吕鑫了。

  06

  儿子吕高远成了陈静心里唯一的寄托。她每天接送儿子,送儿子学小提琴,学围棋,学英语,丈夫已经靠不住了,一定要把儿子培养好。

  关于丈夫在外面包小三的事,她早已知道,但知道了有什么用。这些年,她每闹一次,换来的只是拳头和嘲讽。

  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离婚后孩子怎么办,她舍不得孩子,但是以自己目前的状况,肯定养不了儿子,光是学费自己就负担不起。

  吕鑫又何尝不知道她的软肋。每次她一闹,吕鑫就说,不想过了就滚,什么都别想拿走。

  自己一个高中毕业生,做了11年全职妈妈,36岁的中年妇女,能干什么呢?回原来的厂里做流水线工人,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要怎么养活儿子,儿子会嫌弃自己吗?

  陈静犹豫不决,她的软弱,让吕鑫更是有恃无恐。

  可是现在,给吕鑫打了几次电话,催他给生活费,他都推脱最近生意不好做。亏了几十万,手里没钱。

  陈静急了,再怎么混账,他也不能不管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07

  陈静让儿子去同学家写作业,她打算到公司去找吕鑫。

  “吕总没在,您哪位?”公司里现在都是她不认识的新面孔,也没人知道她是谁。

  陈静说了自己的身份,小姑娘看了她一眼,一脸迟疑,说不知道吕总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等他。“陈静坐下,她知道自己被员工的目光包围着。但除了在这等,她没别的办法。既然吕鑫这么绝,她也没必要要这脸皮了。

  吕鑫的电话打了过来:“你跑公司干什么,不嫌丢人。有事回去说。”

  能把他逼出来,这人丢的也值。

  陈静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起身,起身走出了公司——这个她以前跟吕鑫一起拼搏出的公司,可是现在,没一个员工认识她这个老板娘。

  陈静的心里一阵酸楚。她被吕鑫抛弃了,也被生活抛弃了。

  08

  回到家,吕鑫已经先一步到家了。

  陈静刚一进门,就被吕鑫一把揪住了头发。“你是故意要出我的丑是吧,非跑到公司去,给你说了我最近手头紧,除了要钱,你还会什么。”

  “你有钱给外面的女人买房买车,没钱给我们娘俩生活费吗?你知道儿子开学就升六年级了,语数英都要补课,你不管儿子的学业了,你不管儿子的前途了。”陈静气得哭了起来。

  “你简直是个丧门星,看着你哭就烦。告诉你,你再敢去公司找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吕鑫恶声恶气,推搡着陈静,没有给钱的意思。

  “你不给钱,我就还去找你,我去小三那找你。你不让儿子好过,我就不让你好过,我豁出去了,什么脸什么皮我都不要了。我只要儿子的生活费。”

  陈静愤怒地哭喊着,用身子挡着吕鑫的去路。

  吕鑫挥起拳头照陈静的头上打去。陈静低下头抱住吕鑫,继续哭喊“不给钱,就别想走。”

  吕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继续挥动着拳头,打在陈静的脸上,背上。

  “你干什么?”11岁的儿子打开门,被家里的这一幕惊呆了,他随即反应过来,冲过去,将爸爸推开,救下妈妈。

  吕鑫面色略有尴尬,看着儿子看自己的眼神跟看仇人似得,想了想没说什么,把包夹在腋下,离开了。

  陈静的鼻子,口腔都被打出了血。她流着泪,这一幕她多么希望儿子不曾看到,希望不会给11岁的儿子留下阴影。

  “你为什么不跟他离婚?!”儿子抱着她,哭着质问,带着愤怒。

  “对不起,我是个没用的妈妈。”陈静不忍儿子难受,心里又愧疚又委屈。

  09

  吕高远坚持要送妈妈去医院。

  “抹点红药水就好了,别去医院了。”以前被打,陈静都是自己处理,给儿子撒谎说自己不小心撞的。她没勇气,让自己的家丑变成别人饭后茶余的笑话。

  “不行,必须去医院,你越是懦弱,越是被别人看不起。”11岁的吕高远已经快跟陈静一样高了,他一脸倔强,他要保护妈妈。他知道,妈妈一直忍让,是为了自己。可是她越是忍让,越让自己难过。

  陈静在儿子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医生说,陈静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需要住院。

  吕高远哭着给舅舅打了电话,他爸爸居然会对妈妈下那样的狠手,这个11岁的少年心里满是愤怒。

  吕高远的舅舅坐高铁赶过来,一边安慰姐姐,一边安抚外甥。外甥眼里的怒火让他担心,也让他心疼。这些不该是11岁孩子承受的伤痛。

  他让陈高远回去给陈静拿换洗衣物。陈高远一出门,他就压低声音问姐姐:“他打你,你怎么不早点给我们说。”

  面对弟弟的质问,陈静低下头,“我不想高远成长在破碎家庭,也怕自己没能力养活高远。”

  “现在这个样子,对孩子的伤害不是更大?我们请了律师吧,这婚一定要离。”

  看着弟弟坚定的眼神,陈静点点头。

  10

  陈静住院的时间,吕鑫没露过面。对吕鑫,陈静再不报任何希望。

  出院后,陈静在儿子和弟弟的陪同下提出诉讼离婚。

  吕鑫说公司亏损,损失几十万,无存款。

  但法院判定在婚内给小三购买的房子、车子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可以追回来。作为过错方,吕鑫在财产划分上不占有任何优势,家里的别墅归陈静。

  陈静被打住院的伤都作为吕鑫有家庭暴力的有力证据,法庭判儿子的抚养权归陈静。

  吕鑫没想过软柿子一样的陈静居然敢起诉离婚,而法院居然判自己净身出户。

  他不服,再次起诉,上一级法院维持原判。毕竟,他做的恶可都是证据确凿。

  陈静将吕鑫给小三的房子和车变卖了,把家里的别墅出租了。她在儿子的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两室的房子,方便儿子上学放学。又在小区租了一套三室的房子,跟儿子同学的妈妈一起合开个托管班,给家远的孩子提供午休的地方,晚上再顾几个大学生辅导孩子写作业。

  虽然日子可能会比以前清苦,但有了事情做,她整个人都精神不少。不用委曲求全,不用自怨自艾,更重要的是,她想让儿子知道,她会积极面对生活,再不是那个任人打骂的可怜虫。

  弟弟说的对,对儿子最好的爱,是她自己自强。

  作者简介

  悠然: 曾经的媒体人,正面管教认证讲师。写情感,写育儿也写故事。用文字记录生活,在故事里看人情冷暖。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