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春秋时的许国,为何在河南安徽境内6次迁都?

2019-08-30 点击:988

  2019 地图帝

  如果不算隋朝逆臣宇文化及建立的“大许朝”,历史上是没有用“许”为国号的。原因无非是一点:许国在列国如云的春秋时代,实在太不起眼了,比针尖大不了多少。当然,随(隋)国同样不起眼,但杨坚的“隋”国号是继承父亲杨忠在北周时的爵位——随国公的。就是这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许国,历史上迁都简直成了家常便饭,可以说是个车轱辘上的诸侯国。

  

  许国出现在西周灭商之后。许国是姜姓,你看到这个姜姓,一定会想到春秋时的姜姓齐国。姜齐(也称吕齐)始祖吕尚(姜子牙)辅佐周武王夺取天下,封于齐。许国最早的国君许文叔,有一种说法认为他就是姜子牙的儿子。

  关于许国的爵位,记载非常清楚:就是“男”爵。这也是春秋多如牛毛的诸侯国中,唯一有明确记载为“男”爵的诸侯国。许国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在现在的河南省和安徽省,但却忽东忽西。给人的感觉就是:许国天上一脚,地上一脚,今天在甲地,明天就找不着了,后天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乙地。而且这几个都城的距离都比较远。

  

  许国第一个都城非常有名,就是河南省中部的许昌市以东。许昌市北邻郑州市,南邻漯河市,西邻平顶山市,东邻周口市。东汉末年,曹操从荀玉之计,奉汉献帝于许建都,就是许国的故都。《三国演义》有一个桥段,说献帝在许田受猎,曹操轻视献帝,有篡逆之心,险被关羽斩杀。许田,就在许国国都“许”的南郊。

  许国在西周时就是个小诸侯国,所以规模不大,都城方圆最多也就七里。作为小国,在大鱼吃小鱼的春秋时代,许国没少受夹板气。

  

  咱们都知道定都于河南新郑的郑国,是典型的“夹心饼干国”,北有超级大国晋,南有超级大国楚。郑国夹在晋、楚之间,只好朝晋暮楚,在夹缝中求生存。郑国是个相对较大的诸侯国,曾是春秋早期的小霸。而许国又很不幸地夹在郑国与楚国之间,成了郑、楚之间的“夹心饼干”。

  许国距离郑国实在太近,郑国没少派兵欺负许国。公元前712年,春秋小霸郑庄公还打算约上齐、鲁等国灭掉许国,瓜分其地。许国亡国后,于公元前697年又重建了许国。郑国好不容易消停了,楚国又开始折腾,北上攻打许国。郑国都不是楚国的对手,更不用说针尖大小的许国了。

  

  许国国君实在受不了这种折腾,今天郑国踹门,明天楚国踹门。怎么办呢?最好的办法就迁都,避开郑、楚之间的“枪靶子位置”。只要搬离许(河南许昌东),不再与郑、楚为邻,许国就能安生过日子了。

  许国国都迁到了哪里?叶,也就是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叶县位于许昌西南,这里是山区与平原的结合地带。叶县西边是伏牛山,西南是著名的方城,北边是嵩山,南边是五峰山,东边是平原。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叶县不像四战之地的许昌那么“显眼”。迁都于叶的这一年,是公元前576年,当时的许国国君是许灵公。

  

  作为小国,许国在江湖上是必须认“大哥”的。许国认的“江湖大哥”就是楚国,所以许国迁都,必须要经过楚国的许可。在楚国的同意下,许国才敢放心地迁都于叶。

  但是许国在叶县只呆了四十多年,公元前533年,许国的国都突然迁到了数百公里之外的城父(夷邑)。城父在哪呢?安徽省西北有个亳州市,就是曹操的故乡。亳州市下辖有个谯城区,城父就在这里。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平原,著名的涡水缓缓流过,水源和粮食都不成问题。

  从叶县到亳州约有300公里,许国迁都为何跑这么远?实际上,这次迁都并不是许国的意愿,而是楚国的意志。

  

  这次迁都时间也不长,公元前524年,许国的“大篷车”又上路了,迁都到了白羽。白羽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一说为内乡县)。南阳位于亳州以西约370公里,而西峡又在南阳以西一百多公里(内乡位于南阳以西七十多公里)。从亳州迁到西峡,许国一大帮人坐着马车,拉着锅盆瓢盆,叮叮当当颠颠簸四百多公里。穿过周口市、漯河市、平顶山市,才到了新家。这次迁都,又是楚国的主张。应该是因为许国国都太偏东北,不利于楚国控制。许国迁都于白羽,距离楚国较近,便于控制。不过,春秋时代的地图显示,许国曾经在叶县第二次定都,顺序在定都城父之后,定都西峡之前。

  

  许国注定是个车轱辘上的诸侯国。公元前506年,许国“叕”迁都了。这一次的落脚点,是在容城,也就是现在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鲁山位于西峡东北约228公里,这一趟旅程又是一次不轻的折腾。

  这次迁都有一个背景,就是吴灭楚之战。这一年,割据于苏南一带的吴王阖闾,用楚人伍子胥为相,齐人孙武为将,国中大治。公元前506年,吴军大举西进讨伐楚国。著名的柏举之战,楚军惨败,吴军杀入楚都郢。楚昭王出逃,然后就是著名的伍子胥鞭楚平王尸。这事当然和许国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楚国还是命令许国迁都至鲁山,以避吴军锋芒。

  

  许国是个小国,财力非常有限。这样搬来搬去,居无定所,搬到最后,连家底都搬空了,不知欠了多少烂账。而当年没少欺负许国的郑国,看到许国失去了楚国这座大靠山,那还客气什么?公元前504年,郑灭许。

  之后,复国的楚国又帮助被灭国的许国复国。但这已是一本糊涂账,稀里糊涂混了一百多年。楚肃王六年(公元前375年),许为楚所灭,结束了流浪的一生。

  如果不算隋朝逆臣宇文化及建立的“大许朝”,历史上是没有用“许”为国号的。原因无非是一点:许国在列国如云的春秋时代,实在太不起眼了,比针尖大不了多少。当然,随(隋)国同样不起眼,但杨坚的“隋”国号是继承父亲杨忠在北周时的爵位——随国公的。就是这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许国,历史上迁都简直成了家常便饭,可以说是个车轱辘上的诸侯国。

  

  许国出现在西周灭商之后。许国是姜姓,你看到这个姜姓,一定会想到春秋时的姜姓齐国。姜齐(也称吕齐)始祖吕尚(姜子牙)辅佐周武王夺取天下,封于齐。许国最早的国君许文叔,有一种说法认为他就是姜子牙的儿子。

  关于许国的爵位,记载非常清楚:就是“男”爵。这也是春秋多如牛毛的诸侯国中,唯一有明确记载为“男”爵的诸侯国。许国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在现在的河南省和安徽省,但却忽东忽西。给人的感觉就是:许国天上一脚,地上一脚,今天在甲地,明天就找不着了,后天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乙地。而且这几个都城的距离都比较远。

  

  许国第一个都城非常有名,就是河南省中部的许昌市以东。许昌市北邻郑州市,南邻漯河市,西邻平顶山市,东邻周口市。东汉末年,曹操从荀玉之计,奉汉献帝于许建都,就是许国的故都。《三国演义》有一个桥段,说献帝在许田受猎,曹操轻视献帝,有篡逆之心,险被关羽斩杀。许田,就在许国国都“许”的南郊。

  许国在西周时就是个小诸侯国,所以规模不大,都城方圆最多也就七里。作为小国,在大鱼吃小鱼的春秋时代,许国没少受夹板气。

  

  咱们都知道定都于河南新郑的郑国,是典型的“夹心饼干国”,北有超级大国晋,南有超级大国楚。郑国夹在晋、楚之间,只好朝晋暮楚,在夹缝中求生存。郑国是个相对较大的诸侯国,曾是春秋早期的小霸。而许国又很不幸地夹在郑国与楚国之间,成了郑、楚之间的“夹心饼干”。

  许国距离郑国实在太近,郑国没少派兵欺负许国。公元前712年,春秋小霸郑庄公还打算约上齐、鲁等国灭掉许国,瓜分其地。许国亡国后,于公元前697年又重建了许国。郑国好不容易消停了,楚国又开始折腾,北上攻打许国。郑国都不是楚国的对手,更不用说针尖大小的许国了。

  

  许国国君实在受不了这种折腾,今天郑国踹门,明天楚国踹门。怎么办呢?最好的办法就迁都,避开郑、楚之间的“枪靶子位置”。只要搬离许(河南许昌东),不再与郑、楚为邻,许国就能安生过日子了。

  许国国都迁到了哪里?叶,也就是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叶县位于许昌西南,这里是山区与平原的结合地带。叶县西边是伏牛山,西南是著名的方城,北边是嵩山,南边是五峰山,东边是平原。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叶县不像四战之地的许昌那么“显眼”。迁都于叶的这一年,是公元前576年,当时的许国国君是许灵公。

  

  作为小国,许国在江湖上是必须认“大哥”的。许国认的“江湖大哥”就是楚国,所以许国迁都,必须要经过楚国的许可。在楚国的同意下,许国才敢放心地迁都于叶。

  但是许国在叶县只呆了四十多年,公元前533年,许国的国都突然迁到了数百公里之外的城父(夷邑)。城父在哪呢?安徽省西北有个亳州市,就是曹操的故乡。亳州市下辖有个谯城区,城父就在这里。这里有一望无际的平原,著名的涡水缓缓流过,水源和粮食都不成问题。

  从叶县到亳州约有300公里,许国迁都为何跑这么远?实际上,这次迁都并不是许国的意愿,而是楚国的意志。

  

  这次迁都时间也不长,公元前524年,许国的“大篷车”又上路了,迁都到了白羽。白羽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一说为内乡县)。南阳位于亳州以西约370公里,而西峡又在南阳以西一百多公里(内乡位于南阳以西七十多公里)。从亳州迁到西峡,许国一大帮人坐着马车,拉着锅盆瓢盆,叮叮当当颠颠簸四百多公里。穿过周口市、漯河市、平顶山市,才到了新家。这次迁都,又是楚国的主张。应该是因为许国国都太偏东北,不利于楚国控制。许国迁都于白羽,距离楚国较近,便于控制。不过,春秋时代的地图显示,许国曾经在叶县第二次定都,顺序在定都城父之后,定都西峡之前。

  

  许国注定是个车轱辘上的诸侯国。公元前506年,许国“叕”迁都了。这一次的落脚点,是在容城,也就是现在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鲁山位于西峡东北约228公里,这一趟旅程又是一次不轻的折腾。

  这次迁都有一个背景,就是吴灭楚之战。这一年,割据于苏南一带的吴王阖闾,用楚人伍子胥为相,齐人孙武为将,国中大治。公元前506年,吴军大举西进讨伐楚国。著名的柏举之战,楚军惨败,吴军杀入楚都郢。楚昭王出逃,然后就是著名的伍子胥鞭楚平王尸。这事当然和许国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楚国还是命令许国迁都至鲁山,以避吴军锋芒。

  

  许国是个小国,财力非常有限。这样搬来搬去,居无定所,搬到最后,连家底都搬空了,不知欠了多少烂账。而当年没少欺负许国的郑国,看到许国失去了楚国这座大靠山,那还客气什么?公元前504年,郑灭许。

  之后,复国的楚国又帮助被灭国的许国复国。但这已是一本糊涂账,稀里糊涂混了一百多年。楚肃王六年(公元前375年),许为楚所灭,结束了流浪的一生。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