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处处枫叶情 | 加拿大死亡文化:坟场里漫步(一)

2019-07-17 点击:800
澳门最新网上赌博

  作者:处处枫叶情 移民家园网特约撰稿人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些人,可能已经无数次与你擦肩而过,你一直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突然某一天,或许那天阳光明媚,又或许空间传递出迷人的花香,又或许整个空间的磁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你和他再次擦肩而过时,有意不意地回眸一瞥,这一瞥或许只是好奇,又或许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潜意识,而这一瞥就是佛法中所言的“缘起”,而人生往往最不可控的,其实就是“缘灭”,甚至结束时,还来不及告诉他一声:各自珍重。

  这是我和“夜半歌声”女人的故事,或许会引起你不安,我也犹豫了许久究竟要不要纪录下来,因为这是我一段不敢触及的回忆,每每回忆起,内心总像沉沦于最暗黑的大海深处,让我无近窒息。

  

  心灵治疗师说过,最好的心理治愈,就是敢于直面自己的恐惧,将其暴露在阳光底下,于是我以文字为光,照耀我内心那一片“无人诉说”的领土,将其诉之大众。

  曾经有读者说我的文字弥漫着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犹如厚雾的清晨,遮挡着生活的一切美好,让人不忍其中。可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生活啊!只有真正经历过,才能将每一个脑海中的细节以文字描绘轮廓出来,栩栩如生地呈现在大家面前。

  有时候,人的命运有如蝼蚁般,她的离开甚至泛不起丝毫水花,像一片深夜坠落的雪花悄悄地融入大地的怀抱。而我,或许只能通过只言片语,告诉大家:她来过.......

  夜半歌声”的女人有个真实的名字,叫Janet。

  在文章的开始,容许我再说说关于Janet的故事,许多资深的读者或许还记得,我到达小镇的第一天晚上,在夜半的时候,曾经听到非常瘆人的童谣,继而是凄厉的哭泣声,让我感到恐惧异常,诡异无比。我住在山坡上,最靠近我的也只有山脚下的两户邻居,后来从山脚下的热情的邻居Carm的口中才得知,那歌声就是来自于余下的那一户邻居。

  许多读者应该还记得,那户人家住着一个九十多岁的形象类似泰坦尼克号的Rose的老人家,那老人家是英国人,在二战时期随夫迁徙至加拿大这片土壤,继而落地生根,繁衍后代,她与丈夫一共有十二个小孩,之前一直在阿尔伯塔省生活,后来退休了,抵不住阿省酷寒的天气,找到卑诗省这归隐的森林小镇开始了悠闲的退休生活。

  Janet具体是他们第几个小孩,我不是很清楚,估计排行七、八左右,她是唯一一个跟随着父母迁徙的孩子,其他的小孩都在成年后各奔东西,甚至Janet年龄最大的姐姐已经离开人世(当然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

  在小镇,Janet邂逅了她一生至爱,结婚后还育有一个儿子,生活幸福美满,可惜随着丈夫的失业酗酒家暴,幸福的生活由云端坠泥,更可怕的是,在一次酒后发疯的拉扯中,她丈夫失手将儿子断送了,这以后,幸福的一家也散了,丈夫被判入狱二十多年,Janet接受不了儿子离世,一直疯疯癫癫,每晚夜深人静,就会边哭边唱摇篮曲,以泪泣夜,成为小镇最为凄怆的一抹色彩。

  我与她,本无交集,我甚至害怕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她疯迷已深,执念如层层枷锁压于自身,让其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我非解锁人,她亦无挣脱枷锁之心,况且我与其成长教育年龄背景更是南辕北辙,本来这辈子就如平行线一般,永远没有交集的一瞬间。

  但命运就是那么奇怪,平行线也会有交集,如果它们是动态地向对方靠近,当它们重叠的一刻,就是交集的一瞬,即使这种重叠只是非常短暂,却已让人觉得弥足珍贵,感恩奇迹。

  而我与Janet的交集,来自于我工作的便利店,便利店对面有一面包店,老板娘Jane经常将卖剩的肉桂面包给我,我对肉桂那味道天然抗拒,总觉得类似风湿药膏那味儿,于是总是将Jane的馈赠分予山脚下的两户邻居,其中一户就是90岁老太太与她的女儿Janet。我与老太太的关系随着我偶尔的“赠面包”行为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彼此间还闲聊一二,拉拉家常。

  那是五月末的一个周日的午后,阳光非常明媚,漫山遍野开满了各色小野花,阳光洒在小草上,树上特别的绿亮。这是一个颇为慵懒的午后,吃完午饭,女儿像往常一样在家看“小马宝莉”动画系列,老公还与醉汉罗宾一起装修,望着窗外好风光,我突然有了想去散散心,与这明媚的风光相融的心情,女儿看到正在兴头上,不愿与我出外,我再三叮嘱她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就独自出门了。

  

  我一边走一边带着手机拍拍照,沿路多是独立屋,也没见什么人,偶尔见到独立屋前一大块草坪的洒水器正如喷泉般四下溅发出水花,几只波斯狗冲到路旁嘲我不礼貌地吠着。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蔚蓝的颜色美得不太真实,空气清新得一如过滤过一般,不得不承认,加拿大这个国家,从四月到十月简直是人间天堂,每个月都是不同花类的花期,而那种热并不似广东那种潮湿的酷热,再热往树荫下一站,都是阵阵凉意,所以,你在加拿大很少见到有装空调的家庭,可惜这几年气候开始反常极端,连带我后来住的温村都各种或暴雪或干旱酷热难耐。

  正当我沉浸于这一片美好的风光中,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我正恼着在兴头上被打扰,毕竟我在这明媚的春光中仿佛忘却所有世俗的烦恼,仿佛自己还是十年前那个文艺青年,心中诗篇浮现千万首歌颂着这美好的风光,此刻觉得自己既孤独又自由,真真是个透彻骨的浪漫主义者,而这满满的情怀就被这喇叭声扰乱了。

  

  我愤怒地扭头一看,却在1秒内将愤怒的表情自如地切换至微笑,连我自己都觉得可以拿奥斯卡,不为什么,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我身后,里面正是那九十多岁的老太太,还有Janet,她们养的金毛寻回犬也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圆溜溜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看着可爱又良善。

  老太太微笑地朝我挥挥手,继而缓缓地下车,正要与我拉拉家常,而Janet也意外地下了车,微笑地望着我,金毛也乖巧地半蹲着在她身边。

  她们今天看上去非常不一样,老太太梳了个非常整齐的发髻,穿着一套类似于英国女王那身套装,全身洁白,质感非常好,裁剪非常得体,更让人觉得完美的是她配戴着一对雪白的蕾丝手套,脚上穿着一对湖水蓝的细高跟,这是一个非常优雅的欧式淑女形象,看上去高贵异常。

的身段,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皮质的单鞋,一切都恰到好处。

  真的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老太太一向是优雅的,只是我没想到的是Janet,她跟以往疯疯癫癫的形象完全不同,眼前的她与那个晚上唱摇篮曲的诡异幽灵是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块去,眼前的她平静祥和,没有一丝戾气,原来她也是美丽的,只是过往的暗黑经历挣拧了她的灵魂。

  我还在失神,她们再次朝我挥挥手,她们眼中满怀善意,笑容温暖得如这五月末的天气,这是非常美好的画面,以至于多年后,偶尔想起Janet,这幅美好的画面就会浮现出我的脑海,迟迟不能消退。

  人生若只如初见,对于我来说,这是我与Janet真正的初见,而当她离开了人间,我的生活再也没有一丝她的气息,甚至我还寻找不到她短暂存在于我的生活的证据,偶尔想起来,只能在回忆的角落寻找,这种无人诉说的苦闷,只能与诸君通过文字诉说。

  

  老太太与我打了个招呼,跟我闲聊了几句,Janet安静地听着我们聊天,微笑地保持沉默。我称赞她们今天衣着极为优雅得体,想必她们定然是附宴去了。

  老太太听后哈哈大笑:“今天是周末,我们去教堂做礼拜去了。” 我恍然大悟,熟悉我文章的读者,应该还记得小镇的周日真的荒凉冷清无比,即使是镇中心,也超过大半的店铺关门,原因是小镇的人大多是基督徒,他们周末都史命般地聚集在一起,唱赞歌,听圣经,然后有时会聚个餐,一起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

  这种信仰一般从小抓起,所以做礼拜大多一家老小共赴,教堂偶尔有志愿者举行小朋友间的活动,特别在万圣节或圣诞节的时候,小朋友会齐聚玩各种小游戏,对于娱乐缺乏的小镇来说,是难得的快乐时光。

  当然这些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Janet后来带我赴了几次教堂做礼拜,后来我以各种借口拒绝再赴,不外乎是因为我听不懂英文各种艰涩难懂的圣经人物关系,我不评价别人的信仰,要说的话当真是一个大命题。

  就我个人来说,我偏好佛法,那是大智慧,当然我并非佛教徒,佛法只让我更客观,以更宏观的眼光看待世间万物,我唯一相信的是天道,是命运,所谓的求渡己,其实说到底只能自渡,放下执念,天高云淡。

  参加教堂聚会的人,一般衣着体面隆重,男的大多穿西装,女的大多套裙,后来我见到小镇的一个执荒流浪的做礼拜都梳着发胶,穿着得体的西装,一改往日的颓态,我就知道这个是作为基督徒的首要礼仪。

  更有意思的是,无论在小镇,还是在大温,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教堂非常多,就小镇这几千人口,教堂竟多达十余间,他们之间竟然有着不同的教义,有的里面放满十字架,有的却不放一个,彼此间也不大相容,这里面也的确大有文章。

  老太太这身雪白套装加上蕾丝手袜,实在太好看,我忍不住称赞一翻,老太太美滋滋地听着,口中不断说:thank you,然后她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有兴趣一起散散步吗?”

  她和Janet的眼神尽是渴望和柔和,之前她也相邀好几次,但我考虑到Janet疯疯癫癫,也婉拒了好几次。这天阳光正好,她们目光友好柔和,空中弥漫着沁人的野花之香,我突然有种盛情难却的感觉,于是,我答应了。

  然后我立即后悔了,她们邀我坐在车后座,说带我去一个特别好的地方,这辆小矫车,由90岁老太太驾驶(不用吃惊,小镇100岁还驾驶的都有),Janet由于没驾照坐在副驾,而我就悲催了,与金毛一起坐在后座。真正老外的车内部,分两类,一类极度清洁,里面还有阵阵清香;另一类极度脏乱,里面各种零食盒子,饮料罐,还布满各类未知毛发,一般来自宠物的,猫啊狗的什么的。

  非常不幸,老太太的小轿车属于后者,在打开车门的一刹那,金毛首先上车,然后伸出舌头滴着涎,刚好一滴滴地渗入那黑色布艺沙发里,那布艺沙发每一方寸之地,都布满了金黄色的狗毛,我并非洁癖之人,只是这实在让人难以入座。

  

毯子,铺在沙发上,说毯子是干净的啥的,让我不要介意,我当然也是个识趣之人,连忙说谢谢,于是一屁股坐在毯子上,潜意识总觉得金毛的毛发透过毯子狠狠地刺痛我的屁股,于是慢慢向前挪动,更不敢靠背那沙发,最后我姿势就成为了一个向前俯冲,屁股只占沙发五分一,紧紧抓住前方沙发后背的滑稽状态。

  车子不紧不慢地向前驾驶,老太太的驾驶技术还算平稳,经过无数零零落落的住宅群,金毛一刻不停地望着我,我非常担心它下一刻就亲昵地舔一舔我。我的座姿实在太痛苦,不一会就腰酸背痛,我只希望尽快到达目的地,说实话我后悔了,难得自由自在的时间,我偏偏掺和入别人的生活,平静如湖水镜面似的心情此刻像被棍子搅混似的,即浑浊又波纹起荡。

  十分钟后,老太太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两旁是高挺笔直的参天大树,树间长满超大株的蕨类植物,比我寻常见到的要大许多,房子的数量也少了许多,偶尔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似近而远的狗吠声。我实在忍不住问了老太太一句:“还有多久才到?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这时,Janet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说了一句我至今仍记忆深刻的话:“I would like to dig a hole and bury you.”

  这是她的原话,懂英语的亲应该知道她说的是啥,她的意思是: 我要挖个坑,将你埋了。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处处枫叶情 移民家园网特约撰稿人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些人,可能已经无数次与你擦肩而过,你一直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突然某一天,或许那天阳光明媚,又或许空间传递出迷人的花香,又或许整个空间的磁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当你和他再次擦肩而过时,有意不意地回眸一瞥,这一瞥或许只是好奇,又或许是某种难以名状的潜意识,而这一瞥就是佛法中所言的“缘起”,而人生往往最不可控的,其实就是“缘灭”,甚至结束时,还来不及告诉他一声:各自珍重。

  这是我和“夜半歌声”女人的故事,或许会引起你不安,我也犹豫了许久究竟要不要纪录下来,因为这是我一段不敢触及的回忆,每每回忆起,内心总像沉沦于最暗黑的大海深处,让我无近窒息。

  

  心灵治疗师说过,最好的心理治愈,就是敢于直面自己的恐惧,将其暴露在阳光底下,于是我以文字为光,照耀我内心那一片“无人诉说”的领土,将其诉之大众。

  曾经有读者说我的文字弥漫着淡淡的忧伤,这种忧伤犹如厚雾的清晨,遮挡着生活的一切美好,让人不忍其中。可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生活啊!只有真正经历过,才能将每一个脑海中的细节以文字描绘轮廓出来,栩栩如生地呈现在大家面前。

  有时候,人的命运有如蝼蚁般,她的离开甚至泛不起丝毫水花,像一片深夜坠落的雪花悄悄地融入大地的怀抱。而我,或许只能通过只言片语,告诉大家:她来过.......

  夜半歌声”的女人有个真实的名字,叫Janet。

  在文章的开始,容许我再说说关于Janet的故事,许多资深的读者或许还记得,我到达小镇的第一天晚上,在夜半的时候,曾经听到非常瘆人的童谣,继而是凄厉的哭泣声,让我感到恐惧异常,诡异无比。我住在山坡上,最靠近我的也只有山脚下的两户邻居,后来从山脚下的热情的邻居Carm的口中才得知,那歌声就是来自于余下的那一户邻居。

  许多读者应该还记得,那户人家住着一个九十多岁的形象类似泰坦尼克号的Rose的老人家,那老人家是英国人,在二战时期随夫迁徙至加拿大这片土壤,继而落地生根,繁衍后代,她与丈夫一共有十二个小孩,之前一直在阿尔伯塔省生活,后来退休了,抵不住阿省酷寒的天气,找到卑诗省这归隐的森林小镇开始了悠闲的退休生活。

  Janet具体是他们第几个小孩,我不是很清楚,估计排行七、八左右,她是唯一一个跟随着父母迁徙的孩子,其他的小孩都在成年后各奔东西,甚至Janet年龄最大的姐姐已经离开人世(当然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

  在小镇,Janet邂逅了她一生至爱,结婚后还育有一个儿子,生活幸福美满,可惜随着丈夫的失业酗酒家暴,幸福的生活由云端坠泥,更可怕的是,在一次酒后发疯的拉扯中,她丈夫失手将儿子断送了,这以后,幸福的一家也散了,丈夫被判入狱二十多年,Janet接受不了儿子离世,一直疯疯癫癫,每晚夜深人静,就会边哭边唱摇篮曲,以泪泣夜,成为小镇最为凄怆的一抹色彩。

  我与她,本无交集,我甚至害怕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她疯迷已深,执念如层层枷锁压于自身,让其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我非解锁人,她亦无挣脱枷锁之心,况且我与其成长教育年龄背景更是南辕北辙,本来这辈子就如平行线一般,永远没有交集的一瞬间。

  但命运就是那么奇怪,平行线也会有交集,如果它们是动态地向对方靠近,当它们重叠的一刻,就是交集的一瞬,即使这种重叠只是非常短暂,却已让人觉得弥足珍贵,感恩奇迹。

  而我与Janet的交集,来自于我工作的便利店,便利店对面有一面包店,老板娘Jane经常将卖剩的肉桂面包给我,我对肉桂那味道天然抗拒,总觉得类似风湿药膏那味儿,于是总是将Jane的馈赠分予山脚下的两户邻居,其中一户就是90岁老太太与她的女儿Janet。我与老太太的关系随着我偶尔的“赠面包”行为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彼此间还闲聊一二,拉拉家常。

  那是五月末的一个周日的午后,阳光非常明媚,漫山遍野开满了各色小野花,阳光洒在小草上,树上特别的绿亮。这是一个颇为慵懒的午后,吃完午饭,女儿像往常一样在家看“小马宝莉”动画系列,老公还与醉汉罗宾一起装修,望着窗外好风光,我突然有了想去散散心,与这明媚的风光相融的心情,女儿看到正在兴头上,不愿与我出外,我再三叮嘱她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就独自出门了。

  

  我一边走一边带着手机拍拍照,沿路多是独立屋,也没见什么人,偶尔见到独立屋前一大块草坪的洒水器正如喷泉般四下溅发出水花,几只波斯狗冲到路旁嘲我不礼貌地吠着。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蔚蓝的颜色美得不太真实,空气清新得一如过滤过一般,不得不承认,加拿大这个国家,从四月到十月简直是人间天堂,每个月都是不同花类的花期,而那种热并不似广东那种潮湿的酷热,再热往树荫下一站,都是阵阵凉意,所以,你在加拿大很少见到有装空调的家庭,可惜这几年气候开始反常极端,连带我后来住的温村都各种或暴雪或干旱酷热难耐。

  正当我沉浸于这一片美好的风光中,身后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我正恼着在兴头上被打扰,毕竟我在这明媚的春光中仿佛忘却所有世俗的烦恼,仿佛自己还是十年前那个文艺青年,心中诗篇浮现千万首歌颂着这美好的风光,此刻觉得自己既孤独又自由,真真是个透彻骨的浪漫主义者,而这满满的情怀就被这喇叭声扰乱了。

  

  我愤怒地扭头一看,却在1秒内将愤怒的表情自如地切换至微笑,连我自己都觉得可以拿奥斯卡,不为什么,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我身后,里面正是那九十多岁的老太太,还有Janet,她们养的金毛寻回犬也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圆溜溜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看着可爱又良善。

  老太太微笑地朝我挥挥手,继而缓缓地下车,正要与我拉拉家常,而Janet也意外地下了车,微笑地望着我,金毛也乖巧地半蹲着在她身边。

  她们今天看上去非常不一样,老太太梳了个非常整齐的发髻,穿着一套类似于英国女王那身套装,全身洁白,质感非常好,裁剪非常得体,更让人觉得完美的是她配戴着一对雪白的蕾丝手套,脚上穿着一对湖水蓝的细高跟,这是一个非常优雅的欧式淑女形象,看上去高贵异常。

的身段,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皮质的单鞋,一切都恰到好处。

  真的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老太太一向是优雅的,只是我没想到的是Janet,她跟以往疯疯癫癫的形象完全不同,眼前的她与那个晚上唱摇篮曲的诡异幽灵是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块去,眼前的她平静祥和,没有一丝戾气,原来她也是美丽的,只是过往的暗黑经历挣拧了她的灵魂。

  我还在失神,她们再次朝我挥挥手,她们眼中满怀善意,笑容温暖得如这五月末的天气,这是非常美好的画面,以至于多年后,偶尔想起Janet,这幅美好的画面就会浮现出我的脑海,迟迟不能消退。

  人生若只如初见,对于我来说,这是我与Janet真正的初见,而当她离开了人间,我的生活再也没有一丝她的气息,甚至我还寻找不到她短暂存在于我的生活的证据,偶尔想起来,只能在回忆的角落寻找,这种无人诉说的苦闷,只能与诸君通过文字诉说。

  

  老太太与我打了个招呼,跟我闲聊了几句,Janet安静地听着我们聊天,微笑地保持沉默。我称赞她们今天衣着极为优雅得体,想必她们定然是附宴去了。

  老太太听后哈哈大笑:“今天是周末,我们去教堂做礼拜去了。” 我恍然大悟,熟悉我文章的读者,应该还记得小镇的周日真的荒凉冷清无比,即使是镇中心,也超过大半的店铺关门,原因是小镇的人大多是基督徒,他们周末都史命般地聚集在一起,唱赞歌,听圣经,然后有时会聚个餐,一起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

  这种信仰一般从小抓起,所以做礼拜大多一家老小共赴,教堂偶尔有志愿者举行小朋友间的活动,特别在万圣节或圣诞节的时候,小朋友会齐聚玩各种小游戏,对于娱乐缺乏的小镇来说,是难得的快乐时光。

  当然这些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Janet后来带我赴了几次教堂做礼拜,后来我以各种借口拒绝再赴,不外乎是因为我听不懂英文各种艰涩难懂的圣经人物关系,我不评价别人的信仰,要说的话当真是一个大命题。

  就我个人来说,我偏好佛法,那是大智慧,当然我并非佛教徒,佛法只让我更客观,以更宏观的眼光看待世间万物,我唯一相信的是天道,是命运,所谓的求渡己,其实说到底只能自渡,放下执念,天高云淡。

  参加教堂聚会的人,一般衣着体面隆重,男的大多穿西装,女的大多套裙,后来我见到小镇的一个执荒流浪的做礼拜都梳着发胶,穿着得体的西装,一改往日的颓态,我就知道这个是作为基督徒的首要礼仪。

  更有意思的是,无论在小镇,还是在大温,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教堂非常多,就小镇这几千人口,教堂竟多达十余间,他们之间竟然有着不同的教义,有的里面放满十字架,有的却不放一个,彼此间也不大相容,这里面也的确大有文章。

  老太太这身雪白套装加上蕾丝手袜,实在太好看,我忍不住称赞一翻,老太太美滋滋地听着,口中不断说:thank you,然后她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有兴趣一起散散步吗?”

  她和Janet的眼神尽是渴望和柔和,之前她也相邀好几次,但我考虑到Janet疯疯癫癫,也婉拒了好几次。这天阳光正好,她们目光友好柔和,空中弥漫着沁人的野花之香,我突然有种盛情难却的感觉,于是,我答应了。

  然后我立即后悔了,她们邀我坐在车后座,说带我去一个特别好的地方,这辆小矫车,由90岁老太太驾驶(不用吃惊,小镇100岁还驾驶的都有),Janet由于没驾照坐在副驾,而我就悲催了,与金毛一起坐在后座。真正老外的车内部,分两类,一类极度清洁,里面还有阵阵清香;另一类极度脏乱,里面各种零食盒子,饮料罐,还布满各类未知毛发,一般来自宠物的,猫啊狗的什么的。

  非常不幸,老太太的小轿车属于后者,在打开车门的一刹那,金毛首先上车,然后伸出舌头滴着涎,刚好一滴滴地渗入那黑色布艺沙发里,那布艺沙发每一方寸之地,都布满了金黄色的狗毛,我并非洁癖之人,只是这实在让人难以入座。

  

毯子,铺在沙发上,说毯子是干净的啥的,让我不要介意,我当然也是个识趣之人,连忙说谢谢,于是一屁股坐在毯子上,潜意识总觉得金毛的毛发透过毯子狠狠地刺痛我的屁股,于是慢慢向前挪动,更不敢靠背那沙发,最后我姿势就成为了一个向前俯冲,屁股只占沙发五分一,紧紧抓住前方沙发后背的滑稽状态。

  车子不紧不慢地向前驾驶,老太太的驾驶技术还算平稳,经过无数零零落落的住宅群,金毛一刻不停地望着我,我非常担心它下一刻就亲昵地舔一舔我。我的座姿实在太痛苦,不一会就腰酸背痛,我只希望尽快到达目的地,说实话我后悔了,难得自由自在的时间,我偏偏掺和入别人的生活,平静如湖水镜面似的心情此刻像被棍子搅混似的,即浑浊又波纹起荡。

  十分钟后,老太太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两旁是高挺笔直的参天大树,树间长满超大株的蕨类植物,比我寻常见到的要大许多,房子的数量也少了许多,偶尔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似近而远的狗吠声。我实在忍不住问了老太太一句:“还有多久才到?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这时,Janet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说了一句我至今仍记忆深刻的话:“I would like to dig a hole and bury you.”

  这是她的原话,懂英语的亲应该知道她说的是啥,她的意思是: 我要挖个坑,将你埋了。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日期归档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