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铁马银枪梦之傀儡计 第2章

2019-08-17 点击:1810

  

  图源网络,侵权则删

  第十五单元 傀儡计

  (寰迷小梦,原创作品,纪念黄鹰,帮助寰哥,转载告知,盗文必究)

  目录

  人物简介

  上一单元回顾

  上一节

  下一节

  前情提要:征西将军宇文浩的一封来信,引起了沈大侠的深思。沈大侠立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是什么计策?门外徘徊的又是谁?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寰迷小梦的两个短篇章节,《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漫漫长途,路有回转,山有峰顶,海终有岸。

  战事未平,纷争半落,春风轻起,桃花绽开。

  初味苦涩,回甘若海,树下璧人,簇拥而来。

  比翼双飞,侠肝义胆,有人羡慕,有人惊呆。

  惊呆的人,就是小龙和通仔。

  “通仔,你送信时像一只猴子,跳着就奔进来了。”没心没肺的龙成钢坐了下来,将脚搭在对面矮凳之上,丝毫未顾及是在顺天府踏雪居,女扮男装久矣,她早忘记了女人该有的温婉可人,更忘记了她仅是叶红樱的客人,也忘记了对面除了通仔,还有她爱慕的沈大侠。

  “我那是急啊!我再怎么像猴子也比不上那楚子航精明。”通仔忙着申辩,再度提起了楚子航这个名字,那个城府颇深,心思细腻的人。

  “通仔说得极对,那楚子航三番五次挑唆查兄和叶姑娘,真真是精于算计。”沈大侠也附和道,要不是查天雄与叶红樱的真心相爱和互相信任,他也就信了楚子航的反间计了……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面如冠玉身似雪,一斩长刀断天涯。

  看破红尘万千事,名利场上笑厮杀。

  这就是楚子航,王恶首府中隐藏最深之人。

  “哎呀,你们先别打岔说那楚子航,沈大哥你到底想的,怎么回复那宇文将军?我算看明白了,宇文将军喜不喜欢叶姑娘我不知道,但是将军他娘非要他娶叶姑娘。这征西将军和扫北副将若是联姻,就能手握重兵,连我都懂,可是叶姑娘是不是傻?她喜欢查捕头……”龙成钢将二目转向庭院树下那对璧人,叉着腰,故作明白的问沈大侠。

  “……”通仔未言语,一头雾水。

  沈大侠绝美的眸子一垂:“门外有人,功夫很弱。查兄和叶姑娘有所察觉,却置之不理。”

  “谁啊?”小龙问,但无人作答。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经过千军万马的历练,耳朵自然比常人强,何况她在庭院里。叶红樱早就听到了,而且她知道是谁,叶家救过多次之人,此时已经恩怨两清。

  那是多年以前的旧事,重情重义的叶家有两个女儿,曾欲与经商的白家结亲,叶家崇武,可白家只看重钱财,断然拒绝。白家那恃才放旷的独子,更是瞧不上叶家习练武艺的女儿。

  直到白家的生意彻底垮了,为躲避债主,小公子白百里跟随父母准备南下,遭遇了土匪。

  百里慌乱中与父母失散,在山中跌跌撞撞地走了一天,才出了山,到了城里已是几日后,饥肠辘辘身无分文,只能站在包子铺前,可怜兮兮地咽着口水。

  仍然着白衣,有人便认出他是白家少爷,故意上前将他围住。

  “兄弟们,平日里爷讨饭没吃过白家的馒头,吃的是拳头,今儿个也让他这少爷身子,尝尝爷当年难受的滋味。”

  几人说着,拉扯着他的胳膊,往巷子里走,软弱的白百里妄想逃脱无力反抗,一个踉跄就跌坐在地。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忽然,有人喊了声“住手”。

  几个官兵走过,众人慌忙四散逃窜。

  白百里循声看去,远远地望见了一个紫衣公子。熟悉的轮廓,俊朗的眉目,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朴实沉稳的气势,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白百里后来常常问自己,他为何当时连一句询问都没有,就不带半分犹豫地跟着走了,直到跟着“他”瞧见了叶府的牌匾。

  是她?叶府的二小姐!和他年龄相仿,儿时求他教过字画的叶红樱。

  喜好女扮男装的叶红樱,只远远扫了一眼白百里,没有走近,顿了顿:“走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疏离淡漠的已不像儿时的那个她……

  她本应对白百里恨之入骨,却救了他。白百里心中暗喜,这二小姐还是念及往日情面的。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将白百里安置在别院,比较冷清,吃穿用度不亏待,可自他进门那日,她就再也没在他的视线中出现。

  她暂时不许他走出院子,他就一个人弹琴,一个人作画,一个人望着空空的院子,一个人陶醉于池塘中自己的倒影。

  他想出去打听父母的消息,可一走出院子,就被叶家的壮丁拦下。

  他是后来才知道的,叶红樱派出数人去寻找他的父母,可找到的只有两具尸骨。他父母死在仇家手里,她为了保护他,只能这样安排,以避人耳目。

  百里回想起小时候,他十岁那年,白家遭遇过一场大火。院子烧得七零八落,叶家曾义无反顾的救济过……

  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叶家二小姐。她叫他百里哥哥,可百里话很少,而叶红樱像阳光一样温暖又柔和。

  他也曾喜欢追在她身后到处跑,他笨拙地摔倒擦破了衣衫,忍着痛低声哭,生怕父亲骂他。这时,红樱总是回过身来,用她的手帕帮他擦干眼泪,然后笑着拍拍他的肩头。

  她的丝帕有一股清香,她的眼睛深邃的像湖水,她的微笑能让他瞬间忘记疼痛。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十二岁那年,白家再次兴起的生意被一家大商铺打击,欠下一笔债务。百里隔着门缝,模模糊糊中看到,是身形高大的叶伯伯帮助父亲白阔求情,央求债主多宽限些时日。

  后来,有人发现,叶氏姐妹是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民间高手双手剑客夫妇登门造访,教二人武艺,单是那梨花枪法,叶氏姐妹在同辈人中就未曾遇过敌手。

  每每忆起这些过往,白百里都会带着小小的期待。让他忘却很多烦恼,似乎找回了几分童年的无忧无虑。

  而后来的叶红樱,已经超越了白百里不只万里千里。他白百里哪里能想到,白家错过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女英雄。

  过了些时日,日落时分,白百里来到别院的池塘边,只见纸笺上一行清秀的小字映入眼眸:愿百里兄,来日无忧。

  红樱给了他一些钱,告诉他有多远走多远,千万别回来了。

  他摇摇头,似乎要追随她的意思。他有多么不舍,多么害怕此后待在一个没有她的地方。

  “叶红樱并非恩怨不分之人,我不会看你饿死街头。”无奈,叶红樱只得将其留下。

  她已是朝廷最年轻的副将,她未来的夫君必定也是大英雄,怎会是他这样一个软弱贪财的书生?

  白百里又是这样说服自己:红樱还是念着他的,不然为何会带他回家。

  直到那天,叶家大姐叶红绫出嫁的日子,一身红衣,骑着高头大马,嫁给了踏雪居的董姓画匠。

  火红的嫁衣灼痛了白百里的眼,一口喝下红樱遣人送来的姐姐喜酒,辛辣从喉头烧入肺腑。他的新娘,会是叶红樱吗?他心底浮现叶红樱温柔的样子,又自嘲地笑了笑……他渐渐开始明白,他的孤傲不过是自欺欺人,现如今,叶家的哪个女儿都是他无法匹配的。

  叶红樱如正午的日光,明亮而耀眼。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又一日,白百里以为可以自由的出入,兴奋地去找红樱,却听见了这样的对话。

  “姐姐已出嫁,我愿意代替姐姐的位置,领兵出战北元。”气势如虹冷若寒冰的声音,让百里从指尖麻到心底,逃也似的没入身后的树林,在树后他已吓得凉遍全身。

  叶红樱已知道他听见了……

  白百里想起老辈人常说的话,劝君惜取眼前人。待来人走后,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玉坠,想递在红樱之手,自念道:“红粉青蛾映楚云,桃花马上石榴裙。红樱,可愿与我永结同心?”

  叶红樱像儿时那样,又轻轻拍着他的肩头,把他当作兄长,也没有怨恨过他。

  “别再多想了,都过去了。”

  第二日,红樱如愿成为将帅,带兵出战。

  罢了,是他白百里太天真。一直都是人家给予的安全感,他什么都不会做。叶红樱没有什么错,她从来没对他许下过什么,且白家本身就欠叶家太多太多了。

  她也没有告诉他,皇帝派几千步兵对战铁骑,兵力悬殊,本就胜算极微。叶红樱欲夺大将军之位是为了姐姐不白白送死。

  白百里那时才知道,他错失的不仅是桃花马,而是一匹千里驹。

  出征那晚,白百里花了一整夜的时间,放飞一池孔明灯,在灯芯上写上对她的祈愿,保佑她马到功成平安归来。

  那一刻,他的执念,他的仇怨,那些道不清的情愫,都烟消云散。

  所有的这些,他也没有告诉她。因为他只要她平安地活着归来。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活着回来了!

  现如今白百里才知道,与红樱真正般配的人是谁,他今日缩在门口,不是来看叶红樱,只为看一眼闻名北七省的总捕头查天雄,果真是大英雄,他就如愿离开了。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96

  寰迷小梦叶非杨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9.8

  2019.08.13 11:19*

  字数 3445

  

  图源网络,侵权则删

  第十五单元 傀儡计

  (寰迷小梦,原创作品,纪念黄鹰,帮助寰哥,转载告知,盗文必究)

  目录

  人物简介

  上一单元回顾

  上一节

  下一节

  前情提要:征西将军宇文浩的一封来信,引起了沈大侠的深思。沈大侠立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是什么计策?门外徘徊的又是谁?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寰迷小梦的两个短篇章节,《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漫漫长途,路有回转,山有峰顶,海终有岸。

  战事未平,纷争半落,春风轻起,桃花绽开。

  初味苦涩,回甘若海,树下璧人,簇拥而来。

  比翼双飞,侠肝义胆,有人羡慕,有人惊呆。

  惊呆的人,就是小龙和通仔。

  “通仔,你送信时像一只猴子,跳着就奔进来了。”没心没肺的龙成钢坐了下来,将脚搭在对面矮凳之上,丝毫未顾及是在顺天府踏雪居,女扮男装久矣,她早忘记了女人该有的温婉可人,更忘记了她仅是叶红樱的客人,也忘记了对面除了通仔,还有她爱慕的沈大侠。

  “我那是急啊!我再怎么像猴子也比不上那楚子航精明。”通仔忙着申辩,再度提起了楚子航这个名字,那个城府颇深,心思细腻的人。

  “通仔说得极对,那楚子航三番五次挑唆查兄和叶姑娘,真真是精于算计。”沈大侠也附和道,要不是查天雄与叶红樱的真心相爱和互相信任,他也就信了楚子航的反间计了……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面如冠玉身似雪,一斩长刀断天涯。

  看破红尘万千事,名利场上笑厮杀。

  这就是楚子航,王恶首府中隐藏最深之人。

  “哎呀,你们先别打岔说那楚子航,沈大哥你到底想的,怎么回复那宇文将军?我算看明白了,宇文将军喜不喜欢叶姑娘我不知道,但是将军他娘非要他娶叶姑娘。这征西将军和扫北副将若是联姻,就能手握重兵,连我都懂,可是叶姑娘是不是傻?她喜欢查捕头……”龙成钢将二目转向庭院树下那对璧人,叉着腰,故作明白的问沈大侠。

  “……”通仔未言语,一头雾水。

  沈大侠绝美的眸子一垂:“门外有人,功夫很弱。查兄和叶姑娘有所察觉,却置之不理。”

  “谁啊?”小龙问,但无人作答。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经过千军万马的历练,耳朵自然比常人强,何况她在庭院里。叶红樱早就听到了,而且她知道是谁,叶家救过多次之人,此时已经恩怨两清。

  那是多年以前的旧事,重情重义的叶家有两个女儿,曾欲与经商的白家结亲,叶家崇武,可白家只看重钱财,断然拒绝。白家那恃才放旷的独子,更是瞧不上叶家习练武艺的女儿。

  直到白家的生意彻底垮了,为躲避债主,小公子白百里跟随父母准备南下,遭遇了土匪。

  百里慌乱中与父母失散,在山中跌跌撞撞地走了一天,才出了山,到了城里已是几日后,饥肠辘辘身无分文,只能站在包子铺前,可怜兮兮地咽着口水。

  仍然着白衣,有人便认出他是白家少爷,故意上前将他围住。

  “兄弟们,平日里爷讨饭没吃过白家的馒头,吃的是拳头,今儿个也让他这少爷身子,尝尝爷当年难受的滋味。”

  几人说着,拉扯着他的胳膊,往巷子里走,软弱的白百里妄想逃脱无力反抗,一个踉跄就跌坐在地。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忽然,有人喊了声“住手”。

  几个官兵走过,众人慌忙四散逃窜。

  白百里循声看去,远远地望见了一个紫衣公子。熟悉的轮廓,俊朗的眉目,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朴实沉稳的气势,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白百里后来常常问自己,他为何当时连一句询问都没有,就不带半分犹豫地跟着走了,直到跟着“他”瞧见了叶府的牌匾。

  是她?叶府的二小姐!和他年龄相仿,儿时求他教过字画的叶红樱。

  喜好女扮男装的叶红樱,只远远扫了一眼白百里,没有走近,顿了顿:“走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疏离淡漠的已不像儿时的那个她……

  她本应对白百里恨之入骨,却救了他。白百里心中暗喜,这二小姐还是念及往日情面的。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将白百里安置在别院,比较冷清,吃穿用度不亏待,可自他进门那日,她就再也没在他的视线中出现。

  她暂时不许他走出院子,他就一个人弹琴,一个人作画,一个人望着空空的院子,一个人陶醉于池塘中自己的倒影。

  他想出去打听父母的消息,可一走出院子,就被叶家的壮丁拦下。

  他是后来才知道的,叶红樱派出数人去寻找他的父母,可找到的只有两具尸骨。他父母死在仇家手里,她为了保护他,只能这样安排,以避人耳目。

  百里回想起小时候,他十岁那年,白家遭遇过一场大火。院子烧得七零八落,叶家曾义无反顾的救济过……

  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叶家二小姐。她叫他百里哥哥,可百里话很少,而叶红樱像阳光一样温暖又柔和。

  他也曾喜欢追在她身后到处跑,他笨拙地摔倒擦破了衣衫,忍着痛低声哭,生怕父亲骂他。这时,红樱总是回过身来,用她的手帕帮他擦干眼泪,然后笑着拍拍他的肩头。

  她的丝帕有一股清香,她的眼睛深邃的像湖水,她的微笑能让他瞬间忘记疼痛。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十二岁那年,白家再次兴起的生意被一家大商铺打击,欠下一笔债务。百里隔着门缝,模模糊糊中看到,是身形高大的叶伯伯帮助父亲白阔求情,央求债主多宽限些时日。

  后来,有人发现,叶氏姐妹是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民间高手双手剑客夫妇登门造访,教二人武艺,单是那梨花枪法,叶氏姐妹在同辈人中就未曾遇过敌手。

  每每忆起这些过往,白百里都会带着小小的期待。让他忘却很多烦恼,似乎找回了几分童年的无忧无虑。

  而后来的叶红樱,已经超越了白百里不只万里千里。他白百里哪里能想到,白家错过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女英雄。

  过了些时日,日落时分,白百里来到别院的池塘边,只见纸笺上一行清秀的小字映入眼眸:愿百里兄,来日无忧。

  红樱给了他一些钱,告诉他有多远走多远,千万别回来了。

  他摇摇头,似乎要追随她的意思。他有多么不舍,多么害怕此后待在一个没有她的地方。

  “叶红樱并非恩怨不分之人,我不会看你饿死街头。”无奈,叶红樱只得将其留下。

  她已是朝廷最年轻的副将,她未来的夫君必定也是大英雄,怎会是他这样一个软弱贪财的书生?

  白百里又是这样说服自己:红樱还是念着他的,不然为何会带他回家。

  直到那天,叶家大姐叶红绫出嫁的日子,一身红衣,骑着高头大马,嫁给了踏雪居的董姓画匠。

  火红的嫁衣灼痛了白百里的眼,一口喝下红樱遣人送来的姐姐喜酒,辛辣从喉头烧入肺腑。他的新娘,会是叶红樱吗?他心底浮现叶红樱温柔的样子,又自嘲地笑了笑……他渐渐开始明白,他的孤傲不过是自欺欺人,现如今,叶家的哪个女儿都是他无法匹配的。

  叶红樱如正午的日光,明亮而耀眼。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又一日,白百里以为可以自由的出入,兴奋地去找红樱,却听见了这样的对话。

  “姐姐已出嫁,我愿意代替姐姐的位置,领兵出战北元。”气势如虹冷若寒冰的声音,让百里从指尖麻到心底,逃也似的没入身后的树林,在树后他已吓得凉遍全身。

  叶红樱已知道他听见了……

  白百里想起老辈人常说的话,劝君惜取眼前人。待来人走后,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玉坠,想递在红樱之手,自念道:“红粉青蛾映楚云,桃花马上石榴裙。红樱,可愿与我永结同心?”

  叶红樱像儿时那样,又轻轻拍着他的肩头,把他当作兄长,也没有怨恨过他。

  “别再多想了,都过去了。”

  第二日,红樱如愿成为将帅,带兵出战。

  罢了,是他白百里太天真。一直都是人家给予的安全感,他什么都不会做。叶红樱没有什么错,她从来没对他许下过什么,且白家本身就欠叶家太多太多了。

  她也没有告诉他,皇帝派几千步兵对战铁骑,兵力悬殊,本就胜算极微。叶红樱欲夺大将军之位是为了姐姐不白白送死。

  白百里那时才知道,他错失的不仅是桃花马,而是一匹千里驹。

  出征那晚,白百里花了一整夜的时间,放飞一池孔明灯,在灯芯上写上对她的祈愿,保佑她马到功成平安归来。

  那一刻,他的执念,他的仇怨,那些道不清的情愫,都烟消云散。

  所有的这些,他也没有告诉她。因为他只要她平安地活着归来。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活着回来了!

  现如今白百里才知道,与红樱真正般配的人是谁,他今日缩在门口,不是来看叶红樱,只为看一眼闻名北七省的总捕头查天雄,果真是大英雄,他就如愿离开了。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图源网络,侵权则删

  第十五单元 傀儡计

  (寰迷小梦,原创作品,纪念黄鹰,帮助寰哥,转载告知,盗文必究)

  目录

  人物简介

  上一单元回顾

  上一节

  下一节

  前情提要:征西将军宇文浩的一封来信,引起了沈大侠的深思。沈大侠立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是什么计策?门外徘徊的又是谁?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寰迷小梦的两个短篇章节,《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漫漫长途,路有回转,山有峰顶,海终有岸。

  战事未平,纷争半落,春风轻起,桃花绽开。

  初味苦涩,回甘若海,树下璧人,簇拥而来。

  比翼双飞,侠肝义胆,有人羡慕,有人惊呆。

  惊呆的人,就是小龙和通仔。

  “通仔,你送信时像一只猴子,跳着就奔进来了。”没心没肺的龙成钢坐了下来,将脚搭在对面矮凳之上,丝毫未顾及是在顺天府踏雪居,女扮男装久矣,她早忘记了女人该有的温婉可人,更忘记了她仅是叶红樱的客人,也忘记了对面除了通仔,还有她爱慕的沈大侠。

  “我那是急啊!我再怎么像猴子也比不上那楚子航精明。”通仔忙着申辩,再度提起了楚子航这个名字,那个城府颇深,心思细腻的人。

  “通仔说得极对,那楚子航三番五次挑唆查兄和叶姑娘,真真是精于算计。”沈大侠也附和道,要不是查天雄与叶红樱的真心相爱和互相信任,他也就信了楚子航的反间计了……

  (本章节来源于作者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面如冠玉身似雪,一斩长刀断天涯。

  看破红尘万千事,名利场上笑厮杀。

  这就是楚子航,王恶首府中隐藏最深之人。

  “哎呀,你们先别打岔说那楚子航,沈大哥你到底想的,怎么回复那宇文将军?我算看明白了,宇文将军喜不喜欢叶姑娘我不知道,但是将军他娘非要他娶叶姑娘。这征西将军和扫北副将若是联姻,就能手握重兵,连我都懂,可是叶姑娘是不是傻?她喜欢查捕头……”龙成钢将二目转向庭院树下那对璧人,叉着腰,故作明白的问沈大侠。

  “……”通仔未言语,一头雾水。

  沈大侠绝美的眸子一垂:“门外有人,功夫很弱。查兄和叶姑娘有所察觉,却置之不理。”

  “谁啊?”小龙问,但无人作答。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经过千军万马的历练,耳朵自然比常人强,何况她在庭院里。叶红樱早就听到了,而且她知道是谁,叶家救过多次之人,此时已经恩怨两清。

  那是多年以前的旧事,重情重义的叶家有两个女儿,曾欲与经商的白家结亲,叶家崇武,可白家只看重钱财,断然拒绝。白家那恃才放旷的独子,更是瞧不上叶家习练武艺的女儿。

  直到白家的生意彻底垮了,为躲避债主,小公子白百里跟随父母准备南下,遭遇了土匪。

  百里慌乱中与父母失散,在山中跌跌撞撞地走了一天,才出了山,到了城里已是几日后,饥肠辘辘身无分文,只能站在包子铺前,可怜兮兮地咽着口水。

  仍然着白衣,有人便认出他是白家少爷,故意上前将他围住。

  “兄弟们,平日里爷讨饭没吃过白家的馒头,吃的是拳头,今儿个也让他这少爷身子,尝尝爷当年难受的滋味。”

  几人说着,拉扯着他的胳膊,往巷子里走,软弱的白百里妄想逃脱无力反抗,一个踉跄就跌坐在地。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忽然,有人喊了声“住手”。

  几个官兵走过,众人慌忙四散逃窜。

  白百里循声看去,远远地望见了一个紫衣公子。熟悉的轮廓,俊朗的眉目,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朴实沉稳的气势,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白百里后来常常问自己,他为何当时连一句询问都没有,就不带半分犹豫地跟着走了,直到跟着“他”瞧见了叶府的牌匾。

  是她?叶府的二小姐!和他年龄相仿,儿时求他教过字画的叶红樱。

  喜好女扮男装的叶红樱,只远远扫了一眼白百里,没有走近,顿了顿:“走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疏离淡漠的已不像儿时的那个她……

  她本应对白百里恨之入骨,却救了他。白百里心中暗喜,这二小姐还是念及往日情面的。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将白百里安置在别院,比较冷清,吃穿用度不亏待,可自他进门那日,她就再也没在他的视线中出现。

  她暂时不许他走出院子,他就一个人弹琴,一个人作画,一个人望着空空的院子,一个人陶醉于池塘中自己的倒影。

  他想出去打听父母的消息,可一走出院子,就被叶家的壮丁拦下。

  他是后来才知道的,叶红樱派出数人去寻找他的父母,可找到的只有两具尸骨。他父母死在仇家手里,她为了保护他,只能这样安排,以避人耳目。

  百里回想起小时候,他十岁那年,白家遭遇过一场大火。院子烧得七零八落,叶家曾义无反顾的救济过……

  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叶家二小姐。她叫他百里哥哥,可百里话很少,而叶红樱像阳光一样温暖又柔和。

  他也曾喜欢追在她身后到处跑,他笨拙地摔倒擦破了衣衫,忍着痛低声哭,生怕父亲骂他。这时,红樱总是回过身来,用她的手帕帮他擦干眼泪,然后笑着拍拍他的肩头。

  她的丝帕有一股清香,她的眼睛深邃的像湖水,她的微笑能让他瞬间忘记疼痛。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十二岁那年,白家再次兴起的生意被一家大商铺打击,欠下一笔债务。百里隔着门缝,模模糊糊中看到,是身形高大的叶伯伯帮助父亲白阔求情,央求债主多宽限些时日。

  后来,有人发现,叶氏姐妹是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民间高手双手剑客夫妇登门造访,教二人武艺,单是那梨花枪法,叶氏姐妹在同辈人中就未曾遇过敌手。

  每每忆起这些过往,白百里都会带着小小的期待。让他忘却很多烦恼,似乎找回了几分童年的无忧无虑。

  而后来的叶红樱,已经超越了白百里不只万里千里。他白百里哪里能想到,白家错过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女英雄。

  过了些时日,日落时分,白百里来到别院的池塘边,只见纸笺上一行清秀的小字映入眼眸:愿百里兄,来日无忧。

  红樱给了他一些钱,告诉他有多远走多远,千万别回来了。

  他摇摇头,似乎要追随她的意思。他有多么不舍,多么害怕此后待在一个没有她的地方。

  “叶红樱并非恩怨不分之人,我不会看你饿死街头。”无奈,叶红樱只得将其留下。

  她已是朝廷最年轻的副将,她未来的夫君必定也是大英雄,怎会是他这样一个软弱贪财的书生?

  白百里又是这样说服自己:红樱还是念着他的,不然为何会带他回家。

  直到那天,叶家大姐叶红绫出嫁的日子,一身红衣,骑着高头大马,嫁给了踏雪居的董姓画匠。

  火红的嫁衣灼痛了白百里的眼,一口喝下红樱遣人送来的姐姐喜酒,辛辣从喉头烧入肺腑。他的新娘,会是叶红樱吗?他心底浮现叶红樱温柔的样子,又自嘲地笑了笑……他渐渐开始明白,他的孤傲不过是自欺欺人,现如今,叶家的哪个女儿都是他无法匹配的。

  叶红樱如正午的日光,明亮而耀眼。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又一日,白百里以为可以自由的出入,兴奋地去找红樱,却听见了这样的对话。

  “姐姐已出嫁,我愿意代替姐姐的位置,领兵出战北元。”气势如虹冷若寒冰的声音,让百里从指尖麻到心底,逃也似的没入身后的树林,在树后他已吓得凉遍全身。

  叶红樱已知道他听见了……

  白百里想起老辈人常说的话,劝君惜取眼前人。待来人走后,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玉坠,想递在红樱之手,自念道:“红粉青蛾映楚云,桃花马上石榴裙。红樱,可愿与我永结同心?”

  叶红樱像儿时那样,又轻轻拍着他的肩头,把他当作兄长,也没有怨恨过他。

  “别再多想了,都过去了。”

  第二日,红樱如愿成为将帅,带兵出战。

  罢了,是他白百里太天真。一直都是人家给予的安全感,他什么都不会做。叶红樱没有什么错,她从来没对他许下过什么,且白家本身就欠叶家太多太多了。

  她也没有告诉他,皇帝派几千步兵对战铁骑,兵力悬殊,本就胜算极微。叶红樱欲夺大将军之位是为了姐姐不白白送死。

  白百里那时才知道,他错失的不仅是桃花马,而是一匹千里驹。

  出征那晚,白百里花了一整夜的时间,放飞一池孔明灯,在灯芯上写上对她的祈愿,保佑她马到功成平安归来。

  那一刻,他的执念,他的仇怨,那些道不清的情愫,都烟消云散。

  所有的这些,他也没有告诉她。因为他只要她平安地活着归来。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叶红樱活着回来了!

  现如今白百里才知道,与红樱真正般配的人是谁,他今日缩在门口,不是来看叶红樱,只为看一眼闻名北七省的总捕头查天雄,果真是大英雄,他就如愿离开了。

  (本章节来源于小梦的两个短篇故事,《百里痛失千里驹》、《挥袖赠图悄然去》。小梦原创,谢绝转载盗文。)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