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种欢乐传千古——东坡先生的人生模式

2019-10-01 点击:775

几千年来,

说到东坡,我读了东坡的诗。

这个文化体系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嘴角微微起了涟漪。

他在绝望和重生中的宽广胸怀,

他在贫困中有非凡的勇气。

经过几千年的安定下来,许多学者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他既有趣又有趣。

让老百姓天天月月也觉得生活是有可能的。

东坡先生一辈子都深受打击。

他们已经多次搬迁了。

他独自解决了所有的痛苦;

东坡先生一辈子过得兴高采烈。

他的快乐延续了几千年?

来和所有读过的人分享。

东坡先生的喜悦

它构成了中国文化体系中的一个共同的精神盛宴。

'data-lazy='1'data-height='20'data width='303'width='303'height='auto'>;

东坡先生自言自语道:

“问问你的人生成就,儋州,惠州,黄州。”

这句话表面上是自嘲,但却是真的。

他的每一次大贬,

都恰恰是一次内在精神昂扬的契机;

他的仕途失意生存窘困的倒霉事儿,

却变成了为人世留下大美的灿烂时光。

他被世人的千古咏叹,

更多是在这些个被贬的路上

和被贬的地方完成的。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e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这是被贬黄州所作。

半夜三更回家敲不开门,

那就“倚杖听江声”,

随即感叹身在宦途身不由己,

刚怅怅然,随即看见风平浪静,

畅想乘小舟在烟波飘荡也自在其中。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在这一波一折中看见他的转换,

他的苦在化解,

他的忧在分散,

他的乐在升华。

《前赤壁赋》亦是被贬黄州游赤壁感怀,

以苏子与一吹洞箫者的问答展开,

看似二人,实则一体。

吹洞箫者从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后边几个回合的翻转,

终至客喜而笑,

尽享江上清风明月。

' data-lazy='1' data-height='469' data-width='690' width='690' height='auto'>

当人们置身惠州街头,

会惊异于满眼可见的与东坡相关的命名。

东坡路、东坡纪念馆、东坡公园、

东坡小学、东坡酒楼、东坡商场、

东坡诗书画院等等,涵盖了道路、

商店、餐馆、学校、公园、

文化机构、日常用品等等,

仿佛东坡从未离开,

遥远的岁月也无法阻隔他与这里的相遇。

他初来乍到,

当然也有“寂寞沙洲冷”,

最后是“此心安处是吾乡。”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东坡居惠,勇于为义”,

他到来之后,

无数造福地方的措施便一一落实。

对他来说本来的灾难,

却被他转换成千年佳话,

而且一直惠及现在。

' data-lazy='1' data-height='513' data-width='685' width='685' height='auto'>

苏轼从惠州再次被流放到海南,

对于很多流放人来说几乎就是死地。

东坡初到这里,食无肉,病无药,

居无室,出无友.

他的重生能力注定让他绝处生花,

随后他把自己变成教书先生、郎中、农夫,

教海南土著人种地、教人挖井、给人治病、开学堂教学,

使得儋州变成一个书声朗朗,

弦歌四起,

被众人仰慕的一个文化中心地。

海南的“第一块墨、第一个插秧机、第一口水井、第一家医院、

第一座学堂、第一个举人进士”都是因苏东坡而起。

“己卯上元,予在儋州,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嘉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糅,屠沽纷然。归舍已三鼓矣。舍中掩关熟睡,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过问先生何笑,盖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走海者未必得大鱼也。”《书上元夜游》

元宵夜,

几位老书生来喊他一起出去玩,

大街小巷逛了大半夜,

回到家已三更,

东坡放下手杖独自朗笑,

儿子苏过问父笑什么,

他说笑自己,

也笑韩退之,

韩退之曾写诗说在浅水钓不到大鱼,

嗨,我现在日日在海边也没有钓到大鱼哟。

这种自嘲和自喜真是好玩。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东坡先生的种种悲欢别绪,

在自宽自慰中消解,

最有韵致最动人处,

当然还是那深情的祝愿,

使人生充满希翼。

东坡先生那轮清满的明月,

便不仅照亮了“千里”,

更照耀了千古。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