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连长不服团长,把队伍拉出去单干,竟立下抗战史上一件奇功!

2019-08-16 点击:953

  2019-08-13 17:00:10 琴剑说史

  1940年3月20日,中国军队向驻守在绥远五原的日军反起了大举反攻。在这次战役期间,中国军队取得一个令人振奋的战果:成功击毙日军中将水川伊夫。

  令人意外的是,立下抗战史上这一奇功的竟是一支孤军奋战的小规模游击部队,指挥员只是一个小小的连长,名叫张汉三。

  1939年12月下旬,中国军队曾对绥远一带的日军发起一次“冬季攻势”,但伤亡惨重。其中的绥远游击军第一支队第二团团长乔占海见部队失利,竟向日军投降。

  然而,该团一营二连连长张汉三坚决表示反对,经多次劝说无效后,便找了个借口把队伍拉出去单干,从原驻地高台梁转移到五原县城东约五六十里的二驴子湾一带打游击,一时间竟成了一支不折不扣的“散兵游勇”。

  

  到了3月下旬当中国军队大举攻克五原县城时,有一股日军狼狈逃出,到了离城20多里的宴安和桥。因桥已被中国军队破坏,汽车不能通过,就毁弃汽车,绕道走至四柜村一带。

  那时乌加河结冰,他们侥幸过了河,但是无法渡过乌梁素海,就在四柜村对岸的义坑补隆停住。义坑补隆北不远就是我们驻地二驴子湾。

  他们停在那里,被当地老乡发现,就火速报告张汉三的游击连,说有从五原逃出来的一群日军,约数十人,停留在义坑补隆,他们有骑毛驴的,有步行的,只有一个军官骑的是骆驼,并带有轻重机枪和步枪等武器。

  张汉三立即派出一人装成投靠日军的伪警察队人员,前去与这伙日军接头。这一招居然起了作用,日军没有看出破绽,真以为张汉三部是伪警察队,便叫带路到安北县,并要队长来见他们。

  

  张汉三得知后,便装扮成伪警察队长去跟日军会面。经翻译告知,日军因不能过桥,要经长五壕绕过乌梁素海到安北(当时敌伪的安北县城在乌梁素海东,乌拉山北的大余太)。

  有个日军指挥官是短粗个子、长胡子,骑在骆驼上边说边看地图。

  张汉三说:“走这条路不行,因为那里驻兵很多,过不去。”

  日军指挥官说:“那么,怎么办?”

  张汉三说:“最好坐划子过乌梁素海。”

  他们不让张汉三离开,张汉三说:“我回去找划子来渡你们,我不回去怕我的部下误会而打枪,你们就在台圪台这个地方休息一下,那里非常僻静、便于隐蔽,等我回来接你们。”

  

  台圪台是一个芦苇丛生的地方,四面都是水,进去的路是用芦苇垫起来的,里边住有几家逃难户。当时张汉三的想法:日军如果进入台圪台,我军只要把住出口,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根本出不来了。

  可是日军跑到台圪台一看,说这里不行,仍坚持要绕过乌梁素海去安北。

  张汉三回去后,日军又派两人来找张汉三。这时张汉已去掉伪装,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们:“我们是游击队,你们要想从我们这里过去,必须缴械!”他当即让手下缴了这两个人的枪,又要他们回去告诉日军缴械投降。

  二人去后,张汉三就集合部下,商议如何歼灭这股敌人。众人都认为敌人的武器好,我军的武器差,要避开他们的火力,决定利用跟前的一条干渠,把队伍埋伏在渠堰下,等敌人接近时,一齐放手榴弹袭击。

  

  不久敌人过来了,但走到离游击连还有二百多米远,不再前进停了下来,停留不久,又退走了。游击连就跃出千渠,奋勇追击,同时张汉三率领十多名战士绕到敌人的侧后方。

  这个地方叫十份子,地处乌梁素海岸边,芦苇很多。游击连包围了敌人,展开激战。由于张汉三已认准了敌人的指挥官,决定“擒贼先擒王”,就命令枪法最好的战士卜特老跟着自己行动,一定要干掉日酋。

  张汉三和卜特老发现那名日军指挥官后,瞄准他一齐射击,一枪打中他的左臂,一枪从他的右脸皮擦过。日军指挥官摇晃了一下没有跌倒,张汉三和卜特老随即又一齐打了两枪,这一次两枪都打中了日军指挥官的胸膛,他立刻倒下去。

  

  指挥官一死,敌人惊慌失措,混乱一片。游击连缩小包围圈,逼近敌人,并把正在抬上军官尸体要逃走的三个敌人打死,截留下尸体,又把机枪射手打死,于是剩下的敌人全部举手投降。

  这次战斗中,敌人有被打死的,有在乌梁素海水里淹死的,只逃脱20多人。游击连俘虏了许多人,但是这些家伙顽固得很,死赖着不走,游击连不得已将他们大部分打死,只生俘两人。

  打扫战场时,游击连检查日军军官尸体,搜出个人图章一枚,得到日军指挥官的手枪一支、战刀一把。根据他的肩章,图章,认出了他是侵占五原的日酋指挥官水川伊夫中将。

  后来张汉三与一〇一师师长董其武取得联系,便把两个俘虏和战刀送到一〇一师。董其武得知这次战斗的经过后,大喜过望,连连称赞张汉三“不但坚持抗日气节可嘉,而且立下了抗战史上一件奇功!”

  此后,张汉三便带着游击连归入一〇一师建制,他的职务也由原来的连长晋升为营长。

  1940年3月20日,中国军队向驻守在绥远五原的日军反起了大举反攻。在这次战役期间,中国军队取得一个令人振奋的战果:成功击毙日军中将水川伊夫。

  令人意外的是,立下抗战史上这一奇功的竟是一支孤军奋战的小规模游击部队,指挥员只是一个小小的连长,名叫张汉三。

  1939年12月下旬,中国军队曾对绥远一带的日军发起一次“冬季攻势”,但伤亡惨重。其中的绥远游击军第一支队第二团团长乔占海见部队失利,竟向日军投降。

  然而,该团一营二连连长张汉三坚决表示反对,经多次劝说无效后,便找了个借口把队伍拉出去单干,从原驻地高台梁转移到五原县城东约五六十里的二驴子湾一带打游击,一时间竟成了一支不折不扣的“散兵游勇”。

  

  到了3月下旬当中国军队大举攻克五原县城时,有一股日军狼狈逃出,到了离城20多里的宴安和桥。因桥已被中国军队破坏,汽车不能通过,就毁弃汽车,绕道走至四柜村一带。

  那时乌加河结冰,他们侥幸过了河,但是无法渡过乌梁素海,就在四柜村对岸的义坑补隆停住。义坑补隆北不远就是我们驻地二驴子湾。

  他们停在那里,被当地老乡发现,就火速报告张汉三的游击连,说有从五原逃出来的一群日军,约数十人,停留在义坑补隆,他们有骑毛驴的,有步行的,只有一个军官骑的是骆驼,并带有轻重机枪和步枪等武器。

  张汉三立即派出一人装成投靠日军的伪警察队人员,前去与这伙日军接头。这一招居然起了作用,日军没有看出破绽,真以为张汉三部是伪警察队,便叫带路到安北县,并要队长来见他们。

  

  张汉三得知后,便装扮成伪警察队长去跟日军会面。经翻译告知,日军因不能过桥,要经长五壕绕过乌梁素海到安北(当时敌伪的安北县城在乌梁素海东,乌拉山北的大余太)。

  有个日军指挥官是短粗个子、长胡子,骑在骆驼上边说边看地图。

  张汉三说:“走这条路不行,因为那里驻兵很多,过不去。”

  日军指挥官说:“那么,怎么办?”

  张汉三说:“最好坐划子过乌梁素海。”

  他们不让张汉三离开,张汉三说:“我回去找划子来渡你们,我不回去怕我的部下误会而打枪,你们就在台圪台这个地方休息一下,那里非常僻静、便于隐蔽,等我回来接你们。”

  

  台圪台是一个芦苇丛生的地方,四面都是水,进去的路是用芦苇垫起来的,里边住有几家逃难户。当时张汉三的想法:日军如果进入台圪台,我军只要把住出口,他们就成了瓮中之鳖,根本出不来了。

  可是日军跑到台圪台一看,说这里不行,仍坚持要绕过乌梁素海去安北。

  张汉三回去后,日军又派两人来找张汉三。这时张汉已去掉伪装,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们:“我们是游击队,你们要想从我们这里过去,必须缴械!”他当即让手下缴了这两个人的枪,又要他们回去告诉日军缴械投降。

  二人去后,张汉三就集合部下,商议如何歼灭这股敌人。众人都认为敌人的武器好,我军的武器差,要避开他们的火力,决定利用跟前的一条干渠,把队伍埋伏在渠堰下,等敌人接近时,一齐放手榴弹袭击。

  

  不久敌人过来了,但走到离游击连还有二百多米远,不再前进停了下来,停留不久,又退走了。游击连就跃出千渠,奋勇追击,同时张汉三率领十多名战士绕到敌人的侧后方。

  这个地方叫十份子,地处乌梁素海岸边,芦苇很多。游击连包围了敌人,展开激战。由于张汉三已认准了敌人的指挥官,决定“擒贼先擒王”,就命令枪法最好的战士卜特老跟着自己行动,一定要干掉日酋。

  张汉三和卜特老发现那名日军指挥官后,瞄准他一齐射击,一枪打中他的左臂,一枪从他的右脸皮擦过。日军指挥官摇晃了一下没有跌倒,张汉三和卜特老随即又一齐打了两枪,这一次两枪都打中了日军指挥官的胸膛,他立刻倒下去。

  

  指挥官一死,敌人惊慌失措,混乱一片。游击连缩小包围圈,逼近敌人,并把正在抬上军官尸体要逃走的三个敌人打死,截留下尸体,又把机枪射手打死,于是剩下的敌人全部举手投降。

  这次战斗中,敌人有被打死的,有在乌梁素海水里淹死的,只逃脱20多人。游击连俘虏了许多人,但是这些家伙顽固得很,死赖着不走,游击连不得已将他们大部分打死,只生俘两人。

  打扫战场时,游击连检查日军军官尸体,搜出个人图章一枚,得到日军指挥官的手枪一支、战刀一把。根据他的肩章,图章,认出了他是侵占五原的日酋指挥官水川伊夫中将。

  后来张汉三与一〇一师师长董其武取得联系,便把两个俘虏和战刀送到一〇一师。董其武得知这次战斗的经过后,大喜过望,连连称赞张汉三“不但坚持抗日气节可嘉,而且立下了抗战史上一件奇功!”

  此后,张汉三便带着游击连归入一〇一师建制,他的职务也由原来的连长晋升为营长。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