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她花30天和清北教授研究了深圳那「20万」每天跑去香港读书的孩子

2019-09-06 点击:1779

  2019 雷迪教育

  

  黄同学今年16岁,让人艳羡的年纪。

  她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思考、钢琴、科研、舞蹈。

  她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一双眼睛看着身边的人和事。

  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有Z世代的模样。

  我们把她的故事写出来,也把还未步入社会的Z世代的“少年感”写出来

  旅游旺季的上海地铁人头攒动,40度的高温让人烦躁,有人刷游戏,有人聊天,有人无所事事的看着周边。

  “她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读,全然忘记外面的嘈杂”。

  旁人说起第一次见到黄同学的场景总是一脸羡慕,“少年感”与“不吝”在黄同学身上真实呈现——“我好想像她那样专注的做自己喜欢的事”。

  01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这句话写在了她的日记本里——这是黄同学坚持最久的一件事,也像站在爱讲究KPI时代当口的一次“不选择”。

  黄同学从没把做自己喜欢的事当成一个赌注。在她看来,如何平衡学业与爱好实在是个非常简单的选择题。

  作为深圳外国语成绩优秀的学霸,把成绩保持在前5%对她来讲一直都不是什么问题,专注自己喜欢的东西才是永远第一顺位,而考第一只是她的“小场面”。

  “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喜欢读东野圭吾的《白夜行》,那我就会一口气读完。”

  15岁托福105分的成绩,大概就是这样考出来的。

  别人翻几页单词就去吃吃零食,听听歌,放松一下,她不是,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背完500个单词,考钢琴十级的时候,一练就是一下午,从未间断。

  02

  黄同学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

  深圳是个有意思的城市。前几天,支持深圳成为先行示范区的文件一发就引起了千万量级的围观,市场化是灵魂,国际+是高度,还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地方,比如在深圳,很多销售过百亿的企业家,连一个市领导都不认识,在这内地听上去有些奇怪。

  这些都让深圳再立潮头。

  “有人说深圳太多年轻,可她正是因为年轻才显得独一无二,我喜欢这个城市”

  “双非问题”似乎是深圳教育的一个特色。

  所谓“双非”,是说父母都不是香港身份,而孩子出生在香港,按照香港的法律,孩子是香港人了。

  “做香港人真的好吗?”

  

  在深圳,有20万“双非儿童”每天要花费3个多小时穿梭在深港往来的高铁上。

  他们上学在香港,放学在深圳。电影《过春天》的主人公佩佩便是这些“双非儿童”的缩影。

  虽然父母是纳税人,但这些“双非儿童”在深圳既不能享受义务教育资源也不能参加高考。而在香港呢,他们老是被笑为“小蝗虫”。

  黄同学看到很多身边人被“双非”问题所困扰。

  “我喜欢这个城市,也喜欢这个城市的人和事。我喜欢去看人们的生活状态和文化形态,去比较不同的人与社会的差异。”

  “所以,我想研究这个课题。”

  03

  这个夏天,黄同学来到了青思麦田。

  科研项目的多样性恰巧补齐了黄同学做这个课题的需要,在教授的指导下,她不仅完成了一篇关于“双非儿童”的非虚构作品,心理学的课堂还改变了她之前对心理学的看法。地球科学的项目,让她学会写作学术论文。

  或许只有少年才不会被经验主义框住。

  在课堂上,教授和黄同学开始了一场关于“双非问题”的讨论。

  “双非儿童”漫长的跨境求学路给家庭的亲密关系,教育成长以及教育公平和资源利用带来了很大的阻碍。

  黄同学问:

  “在解决这些公共问题时,政府的政策为什么总存在滞后性?”

  这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疑惑,她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她的心里装着诗和远方。

  读过很多书,走过很多路,历经世事的教授没有觉得这样的问题很幼稚。

  他从他的角度给出了答案。

  “政府无法提前去解决一个即将发生的问题”

  “但我还是不会怀疑自己。”黄同学很自信。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能从黄同学身上看出少年感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少年才会不被经验主义框住,不被市场考量改变,才能有这种横冲直撞、充满生命力的想法。

  04

  黄同学身上满是Z世代的影子。

  一批成长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人,真正在数字全包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

  80后在学校门口的书报摊卖杂志买报刊,以便了解这个世界的广阔。

  90后穿着一次性蓝色鞋套在小学的电脑教室里学习如何使用画图工具,趁着老师讲课的空隙点开门户网站搜索自己感兴趣的新闻。

  00后躺着床上拿着pad上网,翻墙到FacebookTwitter Ins上蹦迪,看特朗普推特治国。

  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技术,今天一个年轻人的大脑所接收的信息,已经可以远超从前一个80岁老人生平所经历的全部信息,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以中国为例,另一份Wavemaker于今年2月发布的《数字时代的中国孩童白皮书》显示,中国当下6-15岁的孩童,多达1.6亿,他们开始使用电脑的平均年龄为7.8岁,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的平均年龄为7.3岁,大部分在9岁以前都已接触各种设备、电子游戏、社交媒体。可以说,这1.6亿人口,是中国第一批拥有“数字童年”的群体。

  成长于此的Z世代有完全不同于上一代的气质和精神。

  从小善用网络和科技,拥有很强的获取信息的能力,有着强烈而丰富的自我意识,更愿意通过自我发奋来实现价值。

  大都没有想过太多明天,信奉“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他们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靠直觉的本能,在义无反顾地往前走,似乎只有不断往前才能让她感觉踏实。

  那些横冲直撞的想法,思考时锐气十足的观点,说话时爱憎分明的态度,都在昭示这一点。

  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是可以push一下的。

  00后尽情挥洒着无尽的少年感、燃丧和奋然的活力,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刺激到了90后“社畜青年”上班族:“美好的青松岁月怎能未老先衰!”

  00后的存在彷佛给90后不透气的苦闷生活撕开了一个口子,看到了另一个可能性:一个自己曾经不敢想象的生活状态,一种对自由的向往。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写在最后:

  今年夏天,黄同学在青思麦田暑期科研项目顺利结业,经过一个月与清华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等多位教授的互动式科研与交流,她获得2封推荐信,最重要的是她在这样的暑期项目里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领域和为之努力的方向,在教授的指导下,对自己接下来的高中和大学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划。青思麦田学术科研在科研教育版块深耕7年,为中国青少年学生提供基础学术思维培养,以科研训练为主要培养目的,同时给有不同需求的学生提供相对应指导服务的生态平台。在这7年里,成功邀请超过300名包括哈佛,普林斯顿,麻省理工等在内的美国藤校教授,为超过1000名中国留学生提供科研训练并帮助他们成功录取名校。

  同时,青思麦田邀请到超过百名中国双一流高校在职教授和国家级学科领头人,结合中国学生需要而设计出一套全新的针对中国学生的科研训练体系为之服务,希望能结合已有的国际顶尖优势教育资源为中美学术交流提供宝贵的平台。 “我们创造生态,你主导人生方向,在麦田野蛮成长。”在成功完成暑期项目后,结合当下互动式教育的新概念,青思麦田携明星教授团队开启线上科研项目。

  

  即可了解咨询更多相关信息

  

  *市场推广

  

  黄同学今年16岁,让人艳羡的年纪。

  她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思考、钢琴、科研、舞蹈。

  她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一双眼睛看着身边的人和事。

  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有Z世代的模样。

  我们把她的故事写出来,也把还未步入社会的Z世代的“少年感”写出来

  旅游旺季的上海地铁人头攒动,40度的高温让人烦躁,有人刷游戏,有人聊天,有人无所事事的看着周边。

  “她拿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读,全然忘记外面的嘈杂”。

  旁人说起第一次见到黄同学的场景总是一脸羡慕,“少年感”与“不吝”在黄同学身上真实呈现——“我好想像她那样专注的做自己喜欢的事”。

  01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这句话写在了她的日记本里——这是黄同学坚持最久的一件事,也像站在爱讲究KPI时代当口的一次“不选择”。

  黄同学从没把做自己喜欢的事当成一个赌注。在她看来,如何平衡学业与爱好实在是个非常简单的选择题。

  作为深圳外国语成绩优秀的学霸,把成绩保持在前5%对她来讲一直都不是什么问题,专注自己喜欢的东西才是永远第一顺位,而考第一只是她的“小场面”。

  “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喜欢读东野圭吾的《白夜行》,那我就会一口气读完。”

  15岁托福105分的成绩,大概就是这样考出来的。

  别人翻几页单词就去吃吃零食,听听歌,放松一下,她不是,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背完500个单词,考钢琴十级的时候,一练就是一下午,从未间断。

  02

  黄同学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

  深圳是个有意思的城市。前几天,支持深圳成为先行示范区的文件一发就引起了千万量级的围观,市场化是灵魂,国际+是高度,还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地方,比如在深圳,很多销售过百亿的企业家,连一个市领导都不认识,在这内地听上去有些奇怪。

  这些都让深圳再立潮头。

  “有人说深圳太多年轻,可她正是因为年轻才显得独一无二,我喜欢这个城市”

  “双非问题”似乎是深圳教育的一个特色。

  所谓“双非”,是说父母都不是香港身份,而孩子出生在香港,按照香港的法律,孩子是香港人了。

  “做香港人真的好吗?”

  

  在深圳,有20万“双非儿童”每天要花费3个多小时穿梭在深港往来的高铁上。

  他们上学在香港,放学在深圳。电影《过春天》的主人公佩佩便是这些“双非儿童”的缩影。

  虽然父母是纳税人,但这些“双非儿童”在深圳既不能享受义务教育资源也不能参加高考。而在香港呢,他们老是被笑为“小蝗虫”。

  黄同学看到很多身边人被“双非”问题所困扰。

  “我喜欢这个城市,也喜欢这个城市的人和事。我喜欢去看人们的生活状态和文化形态,去比较不同的人与社会的差异。”

  “所以,我想研究这个课题。”

  03

  这个夏天,黄同学来到了青思麦田。

  科研项目的多样性恰巧补齐了黄同学做这个课题的需要,在教授的指导下,她不仅完成了一篇关于“双非儿童”的非虚构作品,心理学的课堂还改变了她之前对心理学的看法。地球科学的项目,让她学会写作学术论文。

  或许只有少年才不会被经验主义框住。

  在课堂上,教授和黄同学开始了一场关于“双非问题”的讨论。

  “双非儿童”漫长的跨境求学路给家庭的亲密关系,教育成长以及教育公平和资源利用带来了很大的阻碍。

  黄同学问:

  “在解决这些公共问题时,政府的政策为什么总存在滞后性?”

  这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疑惑,她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她的心里装着诗和远方。

  读过很多书,走过很多路,历经世事的教授没有觉得这样的问题很幼稚。

  他从他的角度给出了答案。

  “政府无法提前去解决一个即将发生的问题”

  “但我还是不会怀疑自己。”黄同学很自信。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能从黄同学身上看出少年感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少年才会不被经验主义框住,不被市场考量改变,才能有这种横冲直撞、充满生命力的想法。

  04

  黄同学身上满是Z世代的影子。

  一批成长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人,真正在数字全包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

  80后在学校门口的书报摊卖杂志买报刊,以便了解这个世界的广阔。

  90后穿着一次性蓝色鞋套在小学的电脑教室里学习如何使用画图工具,趁着老师讲课的空隙点开门户网站搜索自己感兴趣的新闻。

  00后躺着床上拿着pad上网,翻墙到FacebookTwitter Ins上蹦迪,看特朗普推特治国。

  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技术,今天一个年轻人的大脑所接收的信息,已经可以远超从前一个80岁老人生平所经历的全部信息,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

  

  以中国为例,另一份Wavemaker于今年2月发布的《数字时代的中国孩童白皮书》显示,中国当下6-15岁的孩童,多达1.6亿,他们开始使用电脑的平均年龄为7.8岁,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的平均年龄为7.3岁,大部分在9岁以前都已接触各种设备、电子游戏、社交媒体。可以说,这1.6亿人口,是中国第一批拥有“数字童年”的群体。

  成长于此的Z世代有完全不同于上一代的气质和精神。

  从小善用网络和科技,拥有很强的获取信息的能力,有着强烈而丰富的自我意识,更愿意通过自我发奋来实现价值。

  大都没有想过太多明天,信奉“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他们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靠直觉的本能,在义无反顾地往前走,似乎只有不断往前才能让她感觉踏实。

  那些横冲直撞的想法,思考时锐气十足的观点,说话时爱憎分明的态度,都在昭示这一点。

  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是可以push一下的。

  00后尽情挥洒着无尽的少年感、燃丧和奋然的活力,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刺激到了90后“社畜青年”上班族:“美好的青松岁月怎能未老先衰!”

  00后的存在彷佛给90后不透气的苦闷生活撕开了一个口子,看到了另一个可能性:一个自己曾经不敢想象的生活状态,一种对自由的向往。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写在最后:

  今年夏天,黄同学在青思麦田暑期科研项目顺利结业,经过一个月与清华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等多位教授的互动式科研与交流,她获得2封推荐信,最重要的是她在这样的暑期项目里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领域和为之努力的方向,在教授的指导下,对自己接下来的高中和大学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划。青思麦田学术科研在科研教育版块深耕7年,为中国青少年学生提供基础学术思维培养,以科研训练为主要培养目的,同时给有不同需求的学生提供相对应指导服务的生态平台。在这7年里,成功邀请超过300名包括哈佛,普林斯顿,麻省理工等在内的美国藤校教授,为超过1000名中国留学生提供科研训练并帮助他们成功录取名校。

  同时,青思麦田邀请到超过百名中国双一流高校在职教授和国家级学科领头人,结合中国学生需要而设计出一套全新的针对中国学生的科研训练体系为之服务,希望能结合已有的国际顶尖优势教育资源为中美学术交流提供宝贵的平台。 “我们创造生态,你主导人生方向,在麦田野蛮成长。”在成功完成暑期项目后,结合当下互动式教育的新概念,青思麦田携明星教授团队开启线上科研项目。

  

  即可了解咨询更多相关信息

  

  *市场推广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