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古代军队的“老弱病残”绝不是用来吸引火力,和被卖的

2019-09-06 点击:1338

  2019 小淼的历史课堂

  古代军队的“老弱病残”绝不是用来吸引火力,和被卖的

  精锐部队的盔甲还有兵器,重量达到几十斤。要是让精锐穿上盔甲行军运动,到了战场就得累成狗。精锐也十分能吃饭,要是他们自己背了装备再加上粮食,肯定走不动道了。精锐骑兵要一人两匹马,甚至三匹马,要是让他们整天照顾战马,那就成马夫了,也就不必睡觉了。

  精锐要去攻打城池,但是云梯以及各种装备还需要部队去制作,精锐要守住军寨,攻破了城池可以让精锐好好的大抢三天,可是精锐的战利品总需要有人来背,运输到后方,抢下的金银财宝需要赏给精锐,但是剩下的好东西,就需要老弱病残来收拾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得需要照顾一下吧!

  

  老弱的炮灰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在干这个。他们他们有一个光荣的称号,叫做:“辅兵”。

  至于用炮灰发起冲锋,除了道德上的考虑,这也是有难度的。因为炮灰部队训练强度不够,战斗意志十分薄弱,敌人发起一个反冲锋就可以将其打到崩溃,逃命溃败的人流就会冲乱我方主力的阵地,最终导致战争的失败。

  那些“受伤的士兵、老弱病残”,想当年他们年轻时,也曾跟着将军们征战沙场,九死一生。受伤残疾后,将军能把他们给一脚踢走吗?其他士兵会怎么看,怎么想?以后怎么在军界混?(就像是在赵本山小品里,鸭子怎么看,大鹅怎么看?以后怎么在家禽界混)有了后顾之忧的,打仗就不敢拼命了,所以不到万分危急的状况下,将军们会把受伤残疾的士兵编入二线的辅兵,给口饭吃,这样士气才稳得住。

  军队往往是残酷的阶级严明的组织,虽然有荣誉和上级奖赏和惩罚的传统,但是纪律制度更加重要,这是一支军队的灵魂。近代军队的纪律性靠的是教育和训练形成,在古代却是残酷不留情面的军法!

  

  哪怕是岳家军,同样是靠残酷不留情面的军法,来达到很高的纪律性,冻死不拆屋,饿死不剽掳。你敢拆屋和剽掳,结果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是屈辱的死,丢人啊!

  辅兵当然也是有战斗任务的,就算是送死的任务,也是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无奈举动,而且任务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派往执行,需要严格保密的,否则就士气就垮了。临了,临了,还总要坑他们一波的。

  当然,古代农民军和游牧部落的军队(典型如蒙古军)就不是这样了,

  他们会让老弱病残打前阵,用来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用意十分的阴险不过也只可能发生在围城战中,野战中就不会让老弱病残打头阵,同理,要是垮了,残局就不好收拾了。

  当然,战争需要大量的老百姓,老百姓就要负责运送物资,补给,洗衣做饭,安营扎寨等一系列工作。

  木兰辞里有一种说法,就是花木兰老爸一把年纪了还被会征召过去,因为他是退役的老兵,只能算是转入预备役了。他过来就算不能不能上战场,但是训练一下新兵,担任辅助任务确实足够了。

  

  中国历史上的战例:曹操打仗的时候就经常派大部队压到敌方的城墙脚下,然后就会强行收割对方的麦子,卷走所有的物资,要是这些割麦子的都是主力军,人家从城里杀出来,你就凉了。

  所以当年的情况就是,主力军穿好盔甲提着兵器等着敌人上门,老百姓还有辅军上去割走敌人的麦子,各种农作物,以及一切能够带走的物资。城里的人敢出来,主力军就会上来,不敢出城就只能看着麦子被割走,物资被抢走,就在这干瞪眼吧。

  这些割麦子的辅军就是“老弱残兵”,不需要他们有太强的战斗力,放在现在他们算是后勤保障人员,前方部队就靠他们保持战斗

  古代军队的“老弱病残”绝不是用来吸引火力,和被卖的

  精锐部队的盔甲还有兵器,重量达到几十斤。要是让精锐穿上盔甲行军运动,到了战场就得累成狗。精锐也十分能吃饭,要是他们自己背了装备再加上粮食,肯定走不动道了。精锐骑兵要一人两匹马,甚至三匹马,要是让他们整天照顾战马,那就成马夫了,也就不必睡觉了。

  精锐要去攻打城池,但是云梯以及各种装备还需要部队去制作,精锐要守住军寨,攻破了城池可以让精锐好好的大抢三天,可是精锐的战利品总需要有人来背,运输到后方,抢下的金银财宝需要赏给精锐,但是剩下的好东西,就需要老弱病残来收拾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得需要照顾一下吧!

  

  老弱的炮灰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在干这个。他们他们有一个光荣的称号,叫做:“辅兵”。

  至于用炮灰发起冲锋,除了道德上的考虑,这也是有难度的。因为炮灰部队训练强度不够,战斗意志十分薄弱,敌人发起一个反冲锋就可以将其打到崩溃,逃命溃败的人流就会冲乱我方主力的阵地,最终导致战争的失败。

  那些“受伤的士兵、老弱病残”,想当年他们年轻时,也曾跟着将军们征战沙场,九死一生。受伤残疾后,将军能把他们给一脚踢走吗?其他士兵会怎么看,怎么想?以后怎么在军界混?(就像是在赵本山小品里,鸭子怎么看,大鹅怎么看?以后怎么在家禽界混)有了后顾之忧的,打仗就不敢拼命了,所以不到万分危急的状况下,将军们会把受伤残疾的士兵编入二线的辅兵,给口饭吃,这样士气才稳得住。

  军队往往是残酷的阶级严明的组织,虽然有荣誉和上级奖赏和惩罚的传统,但是纪律制度更加重要,这是一支军队的灵魂。近代军队的纪律性靠的是教育和训练形成,在古代却是残酷不留情面的军法!

  

  哪怕是岳家军,同样是靠残酷不留情面的军法,来达到很高的纪律性,冻死不拆屋,饿死不剽掳。你敢拆屋和剽掳,结果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是屈辱的死,丢人啊!

  辅兵当然也是有战斗任务的,就算是送死的任务,也是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无奈举动,而且任务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派往执行,需要严格保密的,否则就士气就垮了。临了,临了,还总要坑他们一波的。

  当然,古代农民军和游牧部落的军队(典型如蒙古军)就不是这样了,

  他们会让老弱病残打前阵,用来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用意十分的阴险不过也只可能发生在围城战中,野战中就不会让老弱病残打头阵,同理,要是垮了,残局就不好收拾了。

  当然,战争需要大量的老百姓,老百姓就要负责运送物资,补给,洗衣做饭,安营扎寨等一系列工作。

  木兰辞里有一种说法,就是花木兰老爸一把年纪了还被会征召过去,因为他是退役的老兵,只能算是转入预备役了。他过来就算不能不能上战场,但是训练一下新兵,担任辅助任务确实足够了。

  

  中国历史上的战例:曹操打仗的时候就经常派大部队压到敌方的城墙脚下,然后就会强行收割对方的麦子,卷走所有的物资,要是这些割麦子的都是主力军,人家从城里杀出来,你就凉了。

  所以当年的情况就是,主力军穿好盔甲提着兵器等着敌人上门,老百姓还有辅军上去割走敌人的麦子,各种农作物,以及一切能够带走的物资。城里的人敢出来,主力军就会上来,不敢出城就只能看着麦子被割走,物资被抢走,就在这干瞪眼吧。

  这些割麦子的辅军就是“老弱残兵”,不需要他们有太强的战斗力,放在现在他们算是后勤保障人员,前方部队就靠他们保持战斗

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版权所有© www.5281520.com 技术支持:澳门网络赌博平台 | 网站地图